亚博游戏平台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荩七字数:2284更新时间:2019/7/3 17:01:01

孝武十二年,新皇继位,大赦天恩,并下昭大范围遴选秀女宫女。

漫天的大雪纷飞,压垮了院内园林的一树海棠,江南虞府门外停着几辆印着官家字样的马车。

虞依然一袭粉色袄裙,眉眼清冷,面容秀丽,她越过家中仆人,走至虞大人与虞夫人面前。

“父亲,母亲保重!”她恭恭敬敬地行了大礼,说完不曾抬头看他们一眼,便转身走到了马车前头。

虞家大人虞修远摆了摆手,面色虽带着些沉冷,但是眼中却未见丝毫痛心意味。陈唤看着眼前这幅场景,心中有了些猜疑。

“劳烦公公久等了。”虞依然走到陈公公身前,盈盈一拜,便钻进了马车里。

陈唤抬眼看了一眼跟前的女子,眼睛一亮,心中暗道,“没想到这虞家三小姐,还是个美人胚子。”

“那..那六小姐...为何....”送行的人群里,一名不起眼的小丫鬟伸手指着马车里的虞依然脱口而出的说道.只是后续的话还未出口,便被身后的人堵住了嘴。

“死丫头,你是嫌命太长?”说完,便低着头暗自观察了四下,拖了人往内堂走去。

虞依然一脚踏上马车,转过身望了一眼人群中很是靠后的那位穿着浅绿色罩衫的妇人。只见那位妇人双眼含泪,面色沉痛。

虞依然攥了攥手心,掀开马车帘子,钻进了车厢内。方一坐下,这才松开手,手心微微冒出些细汗。

阿娘,等我回来。

“哟,这是哪家小姐这般貌美,送进宫内做个宫女岂不可惜?“马车内坐了三五个与她一般大小的女子,虞依然抬起眸子看了过去。

是一位穿着艳红色袄子的小姐,一双丹凤眼,显得格外的气盛。

“陈臻和,少说两句!!”

坐在陈臻和身边的女子低声唤了一声,止住了她的口中狂言。

“虞三小姐莫怪!”李容之朝着虞依然行了点头礼,以示歉意。

虞依然本就不愿惹事,柔了脸色,不再看向她们。

李容之拉了拉不情不愿的陈臻和,不自觉仔细打量了一眼眼前的女子。她还从未见过一位还未及笄的闺阁小姐能这般沉稳自若的。

那双眼睛看上去,少了些女儿家的稚气。

只是一旁的陈臻和越看虞依然便越是觉得心气难平,自她成礼,她的容貌便已是在澄县传开。多少富家公子都已能得见她一次芳容,而当做自己生平得意之事。

而今,当她发现突然自己的容貌比不过她人时,便会由妒生恨。这是她自己都未曾察觉的一种心气。

半月之后,总算是到达了皇城。

虞依然掀开车帘一步便迈了下来,接着便从后面的马车里陆陆续续的下来了十二人。

虞依然四处打量,只见立于她们面前的是一道巍峨的城墙,而城墙的两边却是延绵的青砖路。

这儿,便是皇宫。

虞依然心中腾升起一种说不清的心情。

而站在她身侧不远处的陈臻和顺着目光一眼便看见了挂在虞依然肩上的行囊,皱了皱眉头。

忽然间,她眼睛一亮,一步便挤开了李容之,站在了虞依然身侧,开口便问道:“你说你是涿郡虞家的三小姐?”

虞依然皱着眉头,不愿答话。

就在虞依然准备转身绕开陈臻和的那一刻,陈臻和却突然伸出手,在虞依然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便一下子摘下了挂在虞依然肩上的布裹。

陈臻和将虞依然的布裹拿在手里,用另一只手指着虞依然大声的说道:“你就是个假的。”

这一句话瞬间吸引了其他女子的目光,陈臻和发现其他女子的目光都望向了自己,这一刻,她如同被众星捧月般,一脸骄傲之色。

只听“哗啦”一声,几件已经被洗的发白的旧衣裙落在了地上。

陈臻和蹲下身子在旧衣裙里倒腾了好一阵,才站起来,她拍了拍手洋洋得意的指着虞依然的鼻子说道:“你们说,堂堂一位县丞的女儿,包裹里竟连一锭银子都没有,没有银子倒也罢了,可她的布裹里连首饰也没有”

她又弯下身子,指了指散落在地的几件衣裙,对着虞依然说道:”你若真是县丞的女儿,怎么会穿这种下等衣物?怎么会只带这么点东西?你说?我看你分明就是个来冒充的。”

陈臻和的一番质问,瞬间便引起了周围贵女们的注意,她们看向虞依然的眼神中都带上了些异样的色彩。

虞依然将这一切尽收眼底,默默的蹲下,将地上的衣物重新叠好,放进了布裹之中,可当她正要将布裹系好时,陈臻和却又一脚踢开了虞依然将要捡起的布裹。

虞依然抬起头,目光如炬,死死盯着陈臻和。

“看我做什么?不敢回答吗?”陈臻和被看的有些心虚,语气故意高了几个调。

就在虞依然不言不语的时候,一双手轻轻的将虞依然扶起,虞依然诧异地转过头,是容县知府三女儿李容之。

扶起虞依然后,李容之便弯下身子,将虞依然的布裹捡了起来。

李容之将布裹递还给虞依然,便对着陈臻和淡淡的开口说道:“她是真是假,等陈公公来了一问便知,难道你怀疑陈公公徇私枉法不成?”

“都给我站好,瞧瞧你们这没规没据的,成何体统!”

正在陈臻和想要回嘴时,身后响起了一个尖利的声音。众人退开两排,恭敬站好。

秀甄厅的管事的钟嬷嬷,神情严肃,带着警告意味的望了虞依然她们一眼。

“嬷嬷,我有要事禀告。”

陈臻和看见管事嬷嬷,心中喜悦,不管不顾地将虞依然手上的包裹夺了过来。她伸出手一根手指,指着虞依然便说道:“她,虞依然,是个假的,她是冒充的。”

此话一出,所有人噤若寒蝉。

钟嬷嬷瞥了一眼陈臻和,眉头微微皱起。

虞依然用余光看了一眼,勾了勾嘴角,这陈臻和果然是个无脑的。

钟嬷嬷一眼扫过地上的旧衣物,,继而看向虞依然。

只一眼,她便发现眼前这个虽未及笄的女子,生了一副好皮囊,还有一副七窍玲珑心。面对这般指责,她面色不改,眼里没有一丝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