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游戏平台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久小二字数:2205更新时间:2019/5/22 10:12:16

陈汐蹲在公园的绿化丛里,盯着对面的百世纪大酒店。

今天威盛集团在百世纪大酒店举办四十周年的大型盛会,来宾络绎不绝。

“老大,这么多大人物啊,我们去闹会不会被打啊?”

“不去闹你会被我打。”

小弟,“……”

陈汐有萝莉的脸却有霸姐的拳头,“怕什么,有我在前面给你们撑着,怎么进去的我就能保证你们怎么出来。”

小弟们瞬间又充满了斗志,“老大我们跟着你干!”

陈汐嗯了一声,“我再问你们一次,你们是我的谁?今天的目的是什么?”

一众小弟激昂慷慨,“我们都是你的娘家弟弟!来给你撑腰的!”

陈汐左看看右看看,“等等,王旺旺呢?”

“老大老大,我来了!”,王旺旺脚步虚浮跑过来,“我刚拉肚子去了。”

陈汐看他那副不修边幅的样子,狠狠的嫌弃了一把,“你的身份是什么?任务是什么?”

“我是你老公啊,找奸夫晋南城算账的!”

陈汐提醒,“你还是个性无能你记住了吗?”

王旺旺表情有点一言难尽,他一个大好青年,连女人小手都没摸到过,就要演一个性无能,想想就好心酸。

“老大我记住了,你放心,保证完成任务,不拖老大的后腿!”

一个小弟用手肘拐了拐陈汐,“老大老大,目标任务出现!”

陈汐看过去,正见一辆卡宴停在酒店门口,工作人员立刻跑过去,殷勤的拉开车门。

车里走出来的男人一身笔挺西装,高大挺拔。

从陈汐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男人深邃的眼和高挺的鼻梁,以及线条流畅的下巴。

陈汐拿出晋南承照片看了看,把枕头往衣裳里一塞,“就是他,我先过去了,你们做好准备。”

晋南承一走进酒店的大堂,特助陶平就迎过来,“晋总你来了。”

两人一前一后往宴会厅走,边走,陶平边给晋南承报告宴会情况。

最后陶平做了总结,“晋总放心,宴会一切准备妥当,不会有意外。”

“晋总晋总!”,一个穿着小礼裙的女人踩着小猫步妖妖娆娆的走到晋南承面前,“晋总,好久不见了,你还记得我吗?”

晋南承,“不记得。”

女人面上一僵,晋南承越过她身边,头也不回。

女人跺了跺脚,正要跟上去,余光却看见了大堂的一个人影。

那不是陈汐吗?

她走到陈汐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陈汐,你跑来这里做什么?这可不是你这种人该来的地方,你啊就适合菜市场那样的地方,适合做一辈子的猪肉贩。”

邵倩倩?

遇上熟人,陈汐计划不变,看见晋南承快要走完旋转楼梯上二楼去了,她当即扯着嗓子大喊:

“晋南承你还记得当年陈家村的陈汐吗?!”

声音尖锐穿破云霄。

晋南承的脚步,瞬间僵住。

大堂里所有人也朝声音发出的地方看过去,就看见一个孕妇捧着肚子指着晋南承的方向。

陈汐向来要钱不要脸,无视那些诡异的目光继续扯着嗓子喊,“晋南承你这个负心汉!”

在大堂巡逻的保安意识到有人闹事,冲了过去拉住了陈汐。

陈汐一边挣扎一边喊,“晋南承你这个负心汉啊!负心汉啊!”

声音抑扬顿挫,跟唱戏似的。

因为她大着肚子,保安都不敢对她太暴力,因此拖了半天也没把她拖走。

陶平这会儿脸色比谁都难看。

刚才才跟晋总打包票不会意外,现在意外就来了。

打脸太快简直龙卷风!

“晋总,我这就去处理!”

晋南承没说话,转身,朝楼下走去。

陶特助擦擦看,完了完了!晋总这是要亲自出面处理啊,生气值满满的啊。

晋南承走过的地方,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路。

陈汐看着走过来的高大男人,心里也紧张。

这个该死的有钱人,怎么长的这么好看啊?

陈汐继续扯着嗓子喊,“晋南承你这个负心寡情的东西啊,当初我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你就骗了我跟你好,一转头你就有了新欢抛弃我!我现在肚子都这么大了,你说怎么办啊!”

陶特助都不敢去看晋南承的脸色了,对保安们说道:“你们还不快堵住她的嘴!拖出去!”

保安伸手去捂陈汐的嘴,结果被陈汐咬了一口,立刻松开了。

陈汐继续喊,喊晋南承负心汉,抛妻弃子简直不是人,喊自己大着肚子千里寻夫的委屈。

完全就是个泼妇。

可也泼得有章法,几个保安都按不住她。

本来进了宴会厅的人,这会儿也都出来看热闹了。

“晋南承你这个不要脸的,你当初跟老娘上 床的时候承诺过什么?啊?!”

一直沉默盯着陈汐的晋南承,这时终于开口,“我说我一辈子就要你一个。”

“你这个死鬼,你还记得你说过的……”

陈汐突然卡壳。

等等,她跟晋南承不熟啊!她瞎掰的啊,晋南承配合度这么高让她有点慌。

旁边晋南承的堂弟晋庭泽问:“二哥,你真的做过这种事吗?”

“做过。”

“二哥不是你做的就……”

等等,二哥说了啥?二哥竟然承认了?!

大堂集体傻眼,传说中不近女色的晋家继承者晋南承,竟然是个渣渣?

邵倩倩也都傻眼,盯着陈汐的肚子,“她在撒谎,我之前看见她的时候,她的肚子还是平的,她肚子是假的!她是个骗子,大家别相信!”

人家当事人都没激动你激动个啥啊?

陈汐正内心吐槽,晋南承突然朝她逼近。

大姐大的气质让陈汐梗着脖子理直气壮的看着晋南承。

可对上晋南承那双冷凶冷凶的目光,陈汐莫名心虚,不断后退。

这是要打人的节奏?

陈汐都做好了战斗准备,晋南承那低音炮却陡然吐出两个字

“翠芽儿?”

自从离开陈家村,改了一个高大上的名字,陈汐很久没听到有人这么叫她了。

她有点惊恐地盯着晋南承看。

死死的看。

越看越熟悉越看越熟悉,最后这张脸,突然就和记忆中某张让她咬牙切齿的脸重叠起来。

然后陈汐一张脸就扭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