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游戏平台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金橙子字数:2305更新时间:2019/5/13 16:55:13

帝都,市医院顶楼

  “唔——不要,我的孩子。”

  手术室里,女子压抑的声音带着痛苦,像是已经声嘶力竭之后,脱力般的语调。

  女子身穿白色的孕妇装被鲜血染红,肚子更是被割开一道有十五厘米的伤口,她痛的满头大汗:“陆棋!”

陆棋垂眸,欣赏着脸色苍白如纸的安可,拿出一旁的纸巾细心的为她擦了擦额角的汗水,语调温柔:“姐姐,你得坚持住,你肚子里的孩子,可是跟秋桐妹妹的骨髓匹配度契合。”

  安可死死的咬牙,她想要昏死过去,却又舍不得肚里的孩子——

  “怎么,很意外我这么对你吗,姐姐?”

  陆棋笑的灿烂,看着医生从安可肚子里拿出的满身是血的孩子,啧啧两声:“多么可爱的小家伙,可惜,马上就要被抽了骨髓。”

  说着,她拍拍安可苍白的脸颊,璀然一笑:“怎么样,被剖腹的滋味如何?”

  “是你!”

  安可瞪着陆棋,是她让医生不给她打麻药的!

  陆棋看着已经快要痛死过去的安可,得意的扬起唇角:“是啊,是我。”

  “安大小姐,难产,死前愿意捐献眼角膜和两颗肾,哦,还有一颗心。”

  温柔的语调好似在跟好友谈论一会儿逛街,要买什么。

  “陆棋!”

  安可没有想到,以前那么温柔何人,单纯善良的妹妹,会如此之狠。

  陆棋踩着高跟鞋走到手术室门口,蓦然回眸:“记得,不要给她打麻醉。”

  “姐姐,对我送你的礼物,还满意吗?”

  陆棋看着安可,美丽的双眸迸发出强烈的恨意:“我本来,想看你是怎么痛死的,但——秋桐还在等我,你就自己慢慢体会吧。”

  “你和他,早就……”

  安可崩溃的大喊:“你和他,早就在一起了是吗?”

  陆棋讽刺的看着安可,似是没有想到,临死之前,她会在意这个:“是啊,如果不是秋桐的妹妹,你觉得你会活到今天吗?早就跟你那个妈妈,一起下地狱了。”

  “你!我妈妈是被你害死的?”

  安可挣扎着,想要起身,但肚子上的伤口太疼,痛的她连动一下手指都觉得要昏死过去。

  陆棋从手提包里拿出一管口红,涂了一下,唇上的红色如同安可的鲜血,渗人而妖艳:“准确来说,是陆向国下的药,而我不过是给她一个痛快而已。”

  红色的连衣裙,衬的她身姿婀娜,与通体都是白色的医院中的鲜血一样惹眼。

  “为什么!?”

  安可不明白。

  陆棋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扬声一笑:“我的好姐姐,你真以为,我是你爸爸收养的?我是你爸爸的私生女,柳茹是我的妈妈。”

  安可这才恍然:“原来,你们要的,是安氏。”

  妈妈死了,她就是安氏的继承人,而她死了,贺秋桐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安氏的继承人。

  “你们,不得好死!”

  安可癫狂的怒叫,悲怆的歇斯底里,伴随着满身的鲜血让人触目惊心,却无人可怜她。

  “还愣着干什么?”

  陆棋橫了医生一眼,踩着高跟鞋走出了手术室。

  安可从手术室的门开合之间,看到了她的丈夫,正一脸温柔的抚摸着陆棋的头发, 另一只手,更是抚上了陆棋的臀部。

  “贱人——”

  愤怒间,安可竟被活活气死。

  闭眼的时候,扔在心底怒吼: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这对贝戋人的!

  “嘶——”

  头部的痛感让安可倒吸口凉气,安可的头更是被人揪着头发用力的撞在卫生间的地板上。

  “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还敢勾引贺少爷?”

  “就是,整个海定市一高,谁不知道媛媛喜欢贺少爷?”

  耳边嗡嗡的嘈杂音,加上头上的痛感,安可反射性的睁开双眸,看到的是几年没有看到的面孔。

  虽然脸颊上带着稚气,却依然那么的令人憎恶。

  来不及细想,安可回手捏住揪她头发人的手腕,用力一捏,只听‘咔擦——’一声,女孩子的惨叫声响起。

  头上没有了钳制,安可将拉扯她的女生用力甩开,两人没有回过神,就被安可甩了出去。

  “你……居然敢反抗!?”

  安可双眸迸发着浓烈的恨意与杀意,她茫然上前一步,对着一个女生就飞起一脚,踢在了女生膝盖的穴位上。

  揪起另一个女生的头发用力的撞在地板上。

  “砰!”

  女生被撞的眼前一花,晕死了过去。

  后面身穿白色校服,长相秀气的女生被忽如其来的转变吓了一跳,而后就要冲上来,被安可拿起马桶扣在了她的头上。

  “啊!安可,我要杀了你!你们还愣着干嘛,给我往死里打!”

  女生杀猪一样的嚎叫,让其余两个没有受伤的女生反应过来,就要冲过来,安可眼疾手快的拉着王媛的头发挡在身前:“往死里打?”

  安可挑眉。

  王媛痛的嚎叫:“你个丑八怪,凭什么给秋桐送情书!”

  情书?

  安可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并且下了地狱,巧合的遇到了死对头。

  她垂眸看了一眼胸口,松松垮垮的校服,因为刚刚被打,变得有些脏,有些褶皱,再看看对面的女生和王媛。

  稚嫩的面庞让她不禁愣住。

  她怎么一睁眼,回到了高中校园,还是十六岁时因为被陆棋设计送情书被打的时候……

  想到前世的死法,安可脸上的杀气越发浓郁,虽然周围都是富家小姐,但到底还年少,没有见过这种场面。

  被安可的眼神吓得后背一凉。

  “丑八怪,你放开我!”

  王媛的嚎叫让安可拉扯头发的力度又大了几分:“怎么,你是贺秋桐的女朋友?”

  王媛被痛的脸部扭曲,她红着眼圈咬牙道:“整个一高都知道,我王媛在追求他,你个丑八怪,凭什么跟我抢他?”

  “是吗?”

  安可放开王媛的头发,将她的右手抬起,在手腕处轻轻一捏,王媛的右手瞬间失了知觉。

  王媛看着垂下的右手,愤怒的嚎叫:“你对我的手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