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游戏平台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梅子芦荟字数:3738更新时间:2018/11/12 15:50:35

阎呈墨果然非常忙,时暖本以为他跟自己回去后便不会出门。

不曾想,他随后又去了公司。

时暖有些意外。

心里划过异样。

她怎么有种阎呈墨是为了专门送自己的错觉。

不过随后忍不住甩掉了这样可怕的念头。

只要五年过后,她便自由了。

不过,想到自己今天答应要感谢阎呈墨。

她看到忙碌的香姨,忍不住跟着进了厨房。

“今晚,让我来吧!”

时暖笑着温和。

香姨有些怀疑担忧地看着时暖:“时小姐,这……你会吗?”

“我会,我就是想要给阎少做几道菜,可以吗?”褪去了在外的坚强可倔强,此刻的她倒是如同领家小妹一样讨人欢喜。

香姨一听是给阎少做,叮嘱了两句便满心出去了。

待阎呈墨回来,时暖便热情迎了上去,主动接过阎呈墨手里的外套,笑容更是比那玫瑰还要明艳好看。

“阎少,今晚我下厨,对你今天的谢谢。”

她声音糯软好听,配上一脸讨好纯美的笑容。

阎呈墨所有的疲惫似乎都被疏解了。

他坐上饭桌,时暖殷勤地给阎呈墨夹菜。

阎呈墨依然冰块着一张脸,但是几乎她夹的,来者不拒。

只是,突然,他目光落在了时暖手背的一片红。

他突然抓住时暖夹菜递过来的手。

“阎少,怎么了?”

突然被抓住手,她一脸懵懂纯真,那张精致的五官因为这个表情,更加衬出的她纤弱柔美。

阎呈墨冷着脸不悦道:“以后这样的事情不许再做。”

时暖表情一僵,随即反应过来,难道是因为她做的菜太难吃,可是明明阎少都吃了不少。

她眸色多了几分委屈。

对于变脸比翻书还要快,简直就是夏天阴晴不定的天空一般情绪的阎少,时暖心里涌现出一股子酸意,无力感。

“哦!”

她颓然应了声,安静坐会位置吃饭。

阎呈墨用冷漠的声音说道:“想要讨好我,床上便是。”

时暖因为这话,脸一红,不知是羞的还是恼的。

被他如此一说,她都没有胃口了。

阎呈墨看了时暖一眼:“吃饱了?”

“嗯!”

时暖不明所以,她确实没有胃口,点点头算是应了。

然后,她还没有反应过来……

“啊……”

自己就被突然起身走到她身边的阎呈墨给抱了起来。

时暖下意识抱住了阎呈墨的脖子,“阎少,我自己能走。”

“太慢,嫌弃!”

要将人抱上床,以她这般娇羞的样子,估计要用蜗牛挪的速度。

时暖被阎呈墨抱上二楼。

她心里忐忑,心扑通扑通,自然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哪怕不是第一次了,她依然会不好意思。

阎呈墨在进入房间后,将她放下。

然后,时暖看着他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提了一个袋子:“既然要感谢,穿上它,取悦我。”

时暖犹疑地接过袋子,目光落在袋子里的不了少得可怜的衣服,她白嫩的脸一下红到了耳根。

“我……”

时暖想要拒绝。

“嗯?!”

可是阎少一记强势霸道的眼神,她立刻歇了拒绝的话,做出一副赴死一般的表情进去了。

当她出来那刻,阎呈墨只觉得心有一团火,瞬间燃烧蔓延到了他的全身,让他身体叫嚣着要她。

时暖只觉得此刻的阎少好恐怖,他的眼神好凶狠,仿佛要吃了她一样。

她想的没错,阎呈墨是想要一口吃掉她。

这一晚,阎呈墨像是上了发条了马达,一直到下半夜才放她休息。

第二日晨光微熹,她眨眼感觉手背微痒,睁眼抬眸看过去的时候,却看到阎呈墨垂眸在专注擦着她昨天做菜被烫伤的手背。

阳光微照进来,让他的侧脸在微光下显得更加性感迷人。

喉结微动,配上那衬衣微开而露出的锁骨,时暖心跳加速。

她下意识手一动。

“别动!”他声音有着早晨刚醒而独有的暗哑磁性。

时暖刚刚缩手,已经被弄疼,这会他声音太强势,她一下变得无比乖巧。

“阎少,我可以自己来。”

时暖忍不住。

阎呈墨并不回应,专注给她擦好了药,突然开口道:“我说过我是生意人,作为给你擦药的酬劳,过几日陪我参加一个晚宴。”

大纲

时暖被父亲卖给了阎呈墨,因为愧对男友魏正峰,被姐姐时云威胁和男友分手,却意外得知两人早勾搭一起,为的是她手里外公的股份。

阎呈墨为了应对家里的长辈的催婚和相亲,正好利用自己的身份和时暖母亲生病需要钱这件事,算计跟时暖签订了五年她做自己的女人的协议。

时暖和前男友分手后,阎呈墨吃醋时暖对前男友念念不忘,故意带着时暖参加前男友认亲回了A城排行第五的魏家,在晚会上,时云羞辱时暖,被阎呈墨当众打脸维护时暖。

不过关于阎呈墨和时暖的关系传到了阎呈墨的家里。

时暖的父亲想要利用时暖现在跟阎呈墨的关系来算计谋利,被时暖拒绝。

时暖的父亲利用时暖的母亲对他的死心不改,时暖被亲生母亲勒令帮助父亲,还让她对父亲道歉。

时暖的好友刘佳从国外回来,知道时暖的情况,安慰时暖,让时暖主动讨好阎呈墨,以此寻求逃跑。

时暖在和阎呈墨相处中,慢慢喜欢上阎呈墨。

时暖的前男友因为没有得到时暖外公的股份,回到魏家被排斥,记恨时暖的魏正峰,被时暖的好友刘佳找上门,表示合作,帮助魏正峰得到时暖,只要得到了时暖,那么时暖必然对他死心塌地。

时暖差点被魏正峰算计,好在运气好,时云以为魏正峰要抛弃自己,从侦探那里得到当日行程,搅局。

发现魏正峰“约会”的人是时暖,她大闹出来,要让时暖名声扫地。

阎呈墨被刘佳引导到酒店,虽然怒发冲冠为了时暖,挡住了所有的流言蜚语,并且差点废了魏正峰,但是回去之后,他便囚禁了时暖,折磨时暖。

魏正峰为了报仇,故意跟时云认了错,并且跟时云合计,让时暖的父亲通过时暖的母亲索要股份。

阎呈墨监视保护时暖的母亲的人知道幕后事情,将此事透露给了时暖。

时暖拒绝了交出股份的想法,反过来却被母亲训斥。

最后,在看到时暖冷漠的时候,气得晕倒被送去医院,时云利用此事炒作时暖是如何的为了利和钱不管母亲的死活。

而醒来的时暖母亲竟然还配合拍了视频,表面虚伪关心时暖,却是引导人骂时暖。

时暖被逼迫在风口浪尖上,被网上的人骂惨了。

阎呈墨的父母突然归国,正好知道阎呈墨和时暖,以及时暖此刻的事情。

阎呈墨的母亲试探时暖,被时暖误会对方不喜欢自己,时暖答应离开,只是需要对方帮助自己离开。

阎呈墨从刘佳那里得知时暖竟然要逃离自己,竟然不惜利用自己的母亲。

他大笔一挥,将时暖为母亲所出的一笔笔医药费清单放在网上,而完全可以负担母亲药费的是家并未出钱。

同时,将时暖外公所给她股份,她在时家持有多少股份,身价多少,到了多少岁可以继承都公布,打脸那些讽刺时暖的人。

时暖感动,主动靠近阎呈墨,并且表示自己当时跟阎呈墨母亲见面的画面。

两人感情回温。

阎呈墨提出要时暖给自己生个孩子。

而关于时暖和母亲见面的事情,阎呈墨对母亲表示,强势要护住时暖,阎呈墨母亲原本只是试探时暖好坏,如今被儿子指责,加上刘佳的煽风点火,彻底对时暖没有了好感。

魏正峰被阎呈墨处理,因为商业不合法手段而被拘留,他逃跑,想要找刘佳庇护,刘佳最后利用魏正峰,刺激他去找时暖,攻击时暖。

时暖被绑架,差点出事,阎呈墨却被刘佳偷偷让人传给他的消息,说时暖跟魏正峰私奔了。

好在紧要关头,阎呈墨接到医院的电话,是关于时暖的,阎呈墨去了医院,才知道时暖怀孕了,而且医生说时暖当时很幸福,阎呈墨回家,发现时暖购买的关于小孩子的各种东西。

阎呈墨产生怀疑,寻找时暖,好在及时,救出了时暖,也保住了时暖。

阎呈墨派人调查虚假消息的事情,刘佳怕惹祸上身,将矛头传给了时云。

时云被阎呈墨算计而彻底废了。

为了逃过阎呈墨不被牵连,她的母亲沐情再次利用时暖的母亲。

时暖最后用仅存的情分,求阎呈墨从轻处理时云,并且告诉时母,早晚会后悔的。

时云却是不甘心,想要算计时暖,因为时暖被阎呈墨派人保护,没有机会下手。

最后时云的母亲沐情折磨时暖的母亲,时暖的母亲身体虚弱,却是被时暖的父亲所救,让她又陷入爱恋,时暖的父亲还表现出深情“处置”了沐情。

最后,时暖母亲以自己需要换心脏唯有,让时暖将心脏给自己。

时暖痛苦的见母亲最后一面,表示自己肚子里有了孩子,不会答应。

但是,阎呈墨的母亲得到消息是时暖为了自己的母亲竟然不要自己的孙子,阎呈墨听了这话,也对时暖失望,心痛。

他急着赶到医院,时暖的母亲去世,时暖被人举报牵扯到弑母丑闻。

阎呈墨便知道这是一个套。

而这个时候,阎呈墨的前女友回国。

外面都在传言,阎呈墨和前女友旧情复燃,时暖因为怀孕暂且放出来,这些新闻是从刘佳那里知道,时暖身体不好,甚至告诉时暖,那人是阎呈墨的救命恩人,阎呈墨对前女友是不一样的。

时暖情绪不稳,差点流产,阎呈墨从医院那里得知情况,温柔宽慰时暖,让她不要多想,时暖却是听不进去。

不过因为情绪激动而提到了阎呈墨前女友救命恩人的事情。

阎呈墨怀疑上刘佳。

随后故意设套,算计刘佳入套,终于发现一切都是刘佳圈套,时暖颇受打击虽然生下孩子,但是患上了抑郁。

阎呈墨的前女友还想利用阎呈墨母亲引导时暖自杀,被阎呈墨发现,反击。

前女友为了逃脱罪责,提出用救命之恩一笔勾销,阎呈墨表示,真正救自己的是时暖,不过是因为时暖因为母亲,有段记忆模糊了,阎呈墨不过是念在从小认识的份上不点破。

毕竟所谓的前女友,当初也是阎呈墨为了“报救命之恩”而暂时帮忙。

时暖才知道真相,没有想到阎呈墨至始至终都喜欢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