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游戏平台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梅子芦荟字数:1822更新时间:2018/11/12 15:50:35

“好重……”

昏暗的灯光下,时暖迷糊中只感觉被什么重物压着喘不过气来,而且她还感觉胸口多了一双手在拉扯着自己的衣服。

突然,时暖意识到什么,她一双懵懂迷惑的眼睛满是惊恐地瞪大,正好对上一双清冽孤傲的眸子。

那眼神太过深邃,如鹰一般如同看着猎物一般随时要将她吞没掉。

“啊……你是谁,你要干嘛?”

时暖吓得双手胡乱的拍打推开身上的男人。

男人一只手轻松擒住了时暖胡乱的按在胸口处,另一只一把捏住她的下巴靠向他:“怎么,想跟我玩欲情故纵!”

他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白皙娇嫩的脸上。

炽热滚烫。

可是,他的眼神冷冽,说话间唇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

浑身更是散着如同修罗王一般冰冷的气息。

“不,不是的,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我没有想要出现在这里的,我明明记得在宴会……”

时暖被吓得脸色惨白,颤抖着声音解释。

只是话到一半,她突然瞳孔一缩,想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

她在宴会最后的记忆是父亲给了她一杯果酒,然后……

不,不会的!

可是,怎么解释她出现在这里。

时暖双眼带着水雾,眼神警惕地防范着面前这个男人的兽性。

阎呈墨一把甩开那娇嫩的下巴。

站直了身体,轻扯了那纯手工定制的衣袖,动作看似慵懒,可是薄削的嘴唇带着毁灭性的狠厉道:“不愿意?”

时暖能够感觉到他浑身散发着雄狮暴怒的危险气息。

可是,她还是倔强咬唇摇头:“求,求你,放过我!我不是自愿的。”

她声音娇柔,带着江南呢哝的口音。

阎呈墨因为这话刀削的脸上瞬间乌云密布,阴霾的眼神如同牢笼一样让人恐怖得窒息:“滚出去,我阎呈墨还不屑强迫一个女人。”

时暖没有见过阎呈墨,却也听过A城阎罗王的称号。

她如同得到大赦免的犯人,

拖着残留药物而发软的身子踉跄的跑向门口。

她以为门外是希望和光明。

却不知门外是更深的深渊。

她一出房门,便看到不远处的父亲。

时暖有些眼热,她心里很委屈,很想亲口问一问父亲,那果酒是不是有问题。

“你跟阎少成了?”时父一直守在门外,就是为了接下来的事情。

可是,这会看到时暖,却是忍不住皱眉。

难道是阎少不行?

“爸,真的是你对女儿下了药?你怎么可以……”时暖只觉得心被割出了一道口子,鲜血淋淋,她早该知道的。

父亲对她,根本没有一点点父女情分,她竟然还怀着那么一丝希望。

她原本还带着丝丝孺慕之情的眸子,此刻渐渐变得冰冷:“可惜要让父亲失望了,我和阎少什么也没有发生。他说了,只要我不愿意,他不会勉强。”

“你个逆女,阎少那样尊贵的身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分,你居然还敢不愿意!我告诉你,今天你必须给我愿意,不然你休想离开。”

“我不会去的!”看着这张前几天还一脸慈爱的脸,此刻变得狰狞和丑恶,她倔强扬起那张巴掌大精致的脸说道。

“你不去是吧?那你让你母亲等死吧!如果你不进去,我马上停了医院的药费,你就是害死你母亲的罪魁祸首!”

时父一张脸满是冷漠,仿佛说的不是一条人命,而是一条畜生的贱命。

时暖面色一白,气得她身体一个踉跄。

好在后面的墙让她堪堪稳住了身形。

“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恶心?”这样恶毒!

好歹,母亲还跟过他那么多年。

“去还是不去,你自己决定吧!”时父不为所动,淡漠地说道。

时暖突然露出苦笑。

她,有选择吗?

“好,我去!”

说完,她回头,再次走向那道门,如同赴死一般,推开了那扇门。

她似乎也明白了阎呈墨最后那一句话的深意。

“阎少,我,我是心甘情愿的!”她咬着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小声说出这几个字。

可是,哪怕是这几个字,却似乎耗费她所有的力气。

阎呈墨慵懒地靠在沙发上,姿态优雅。

仿佛坐的不是沙发,而是王者宝座一般。

他把玩着手里的雪茄,因为时暖的话,他淡漠地抬眼皮扫了时暖一眼,随后又冷漠地垂下,无视地彻底。

时暖紧了紧垂在腿两侧的手,然后坚定地走到阎呈墨的面前,忐忑地看着阎呈墨:“阎少,只要让我留下,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是吗?”

阎呈墨突然尾音上调,却是带着无尽的嘲讽:“脱吧!”

“脱,脱什么?”时暖一时有些懵懂,她随即对上阎呈墨嫌恶地目光。

她立刻反应过来,颤抖着柔若无骨的手去解阎呈墨的衣服。

阎呈墨修长骨节分明的手用力捏住了时暖的手,随后一推,时暖一下摔倒在地上。

“脱你自己的,不知廉耻送上门的,本少需要验明正身。”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神就像是钝刀看着自己,仿佛在一点点将她凌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