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游戏平台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土豆娃娃字数:2117更新时间:2018/11/12 15:20:10

“唔……”沐婉瑄痛呼一声,随即咬住了手背,眼角划过一滴泪。

全心的情意,只余下绝望。

可叶钟煜连最后的体面都不想给她,他掰开她的手,附身在她耳边,声音轻得像情人间的低喃。

“哭什么,装什么贞女烈妇。”

却是恶毒的讽刺。

这是一场堪称折磨的情事,待到叶钟煜再起身,床单上已是血迹斑斑,沐婉瑄更是瘫在床上,浑身布满了青青紫紫的痕迹。

她的眼泪似乎已经流干了,双目无神地盯着床板,绝望笼罩着她整个人。

“嗤。”叶钟煜冷笑一声,淡淡道,“你在委屈什么。我不过是把月琦受的罪,再还你一次罢了。”

他顿了顿,又讽笑道:“还是你在心里欢喜着呢。那姓黄的是什么东西,我好歹让你占了便宜。”

“你这个恶魔。”沐婉瑄缓缓地挪过头,闭上双眼,她的声音已经沙哑得听不清原来的音色了,“你会后悔的。”

叶钟煜像是听着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冷呵一声,道:“还从未有人能让我后悔过。”

他似乎是又想着了什么,向前几步,又到了沐婉瑄身边。

沐婉瑄下意识地一缩,却惹得他一阵阴森地轻笑。

“我险些忘记了,你还杀了她。”他缓缓道,“一命换一命。”

叶钟煜的手像是无意搭在她纤细的脖颈上,只是一瞬,手上青筋暴起,身下人的呼吸便这么被掌握在他手中。

“放……放开……”沐婉瑄抓着他的手想要挣脱开去,到底比不过他力气,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几个气音,面色涨得通红,眼角带泪,一时间竟有种脆弱的美感。

叶钟煜却仿佛没有看见一般,嘴角勾着一个弧度,眼底满是冰霜,手里力道不减,看样子,竟然真的是要杀了她。

她终于绝望,眼里最后一抹光也湮灭了,窒息感让她下意识地挣扎,却没有丝毫意义。她的挣扎渐渐弱了,眼皮子越来越重,眼见着就要阖上,敲门声却突然响起。

“钟煜。”男人清朗的声音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我进来了。”

他推门而入,见着叶钟煜动作便是一愣,侧头看向沐婉瑄,顿时变了脸色。

“你在做什么!”他几乎是冲过去掰叶钟煜的手,“你!放开。”

“大哥。”叶钟煜皱着眉头,唤了一声,还是松开了手上的力道,却是没有半点愧疚之意,只居高临下地睨着沐婉瑄,道,“这是她欠月琦的。”

叶钟齐几乎是要被他气笑了,骂道:“现在还没有定案,你就要杀她?即使定案了,也轮不到你来动手。”

他瞪了叶钟煜一眼,便转头去扶沐婉瑄。

沐婉瑄尚没能从惊吓中回过神来,此时正喘着粗气缓和情绪,眼泪一串一串地掉,靠在床头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先在这里休息。”叶钟齐宽慰她道,“这次是这个混小子不对,让沐小姐受惊了,我代向你道歉。”

叶钟煜张了张嘴,似乎还要说什么,却被叶钟齐一个制止的眼神停住。

沐婉瑄自然是认识叶钟齐的,也知道叶钟煜对这个大哥向来敬重,此时也不疑有他,应了下来。

她现在的状态,是断断回不去的,更何况出了这种事情,她也不愿让沐祥民知道。

他本就已经为她的事情四处奔波,焦头烂额了。

“谢谢……”她几乎是泣不成声,叫叶钟齐又叹了一口气。

叶钟齐又宽慰了她几句,便把叶钟煜叫了出去。

陌生环境下的不安到底抵不过这一日的折腾,沐婉瑄沾上枕头便很快睡了,只是很不安稳,梦走马灯似的放着叫她恐惧的画面。

不要……别……

“唔——”她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撑起身,茫然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只是一场梦。

她坐了片刻,感觉喉咙干得厉害,像是被火烧灼过了一般,叶钟煜大概是真的想杀了她,半点没留情。

房间里并没有水,她怔了片刻,还是缓缓下了床,扶着墙往外面去。

以往跟在贺月琦身边时,她也没少来这儿,几乎是没费什么大劲就找到了客厅,却瞧见了个意料之外的人。

叶钟齐坐在沙发上,他没有开灯,把自己整个人埋在黑暗里,看不清神色。

此时灯一开,他几乎是立即抬头朝她看去,脸上的冷硬还没能收敛完全,见到是她,却是勾起了个笑容。

“怎么了?”他问道。

沐婉瑄下意识地垂下了头,不敢跟他对望,声音沙哑,压得很低:“我……我渴了,出来找点水喝。”

叶钟齐似乎是愣了愣,才道:“是我没考虑周全。”

他起身,取了个杯子往一旁饮水机去,给她接了一杯温水,递了过去,面上还带着笑。

沐婉瑄不知为何,竟感觉这笑容有些瘆人。她有些慌乱地接过水杯,缓缓啜饮,思绪混乱至极,自然也就没有发觉杯壁上没能完全溶解的白色粉末。

她喝了小半杯水,便觉得有些头晕,抚着额角在沙发上坐下,呼吸变得急促而艰难,周围的空气仿佛是被抽了个干净,以至于让她有些喘不上来气。

“叶……大哥?”她努力地想撑开眼皮,求助地朝叶钟齐看去,却见他嘴角挂着的笑容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一片冷漠。

待她再去看,叶钟齐已经成了惊慌的样子,那一瞬仿佛只是错觉,沐婉瑄打了个寒颤,不知为何觉得浑身有些发冷。

叶钟齐的嘴巴张张合合,说了什么她已经听不清楚了,只是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抓住他,就好像落水的人想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

她的手指触碰到他衣角,便已坚持不住,昏了过去,嘴角是点点白沫。

叶钟齐站在那里,缓缓地收敛起脸上的表情,浑身的气势一变,眼底的沉色叫人发冷。

他漠然地把沐婉瑄的手拍开,转身向自己的房间去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在过客厅。

留下沐婉瑄一个人在沙发上抽搐,气息越来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