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游戏平台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土豆娃娃字数:2067更新时间:2018/11/12 17:22:04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沐婉瑄的工作自然是保不住了,又要应付警察的调查,她的父亲为了此事四处奔波,焦头烂额,她眼见着这样,心里岂能好过?

不过一周,她已然是憔悴得变了个样子。

上头一个叶钟煜还未曾发话,谁都不敢轻易放了沐婉瑄,便是沐祥民有千种手段,此时也使不出来。沐婉瑄本也是个温吞性子,忍便忍了。

只是这日,她推开家门,却见得一地鲜红,血腥味扑鼻而来。

“妈?”她心中嘎噔一声,发觉无人应答,脚步都有些踉跄,顺着血迹寻去,却见母亲躺在客厅的地上,身前地毯被血浸透了,绒毛一块一块地黏在一起,看着便让人反胃。

她牙齿都在发抖,腿一软便跪在了母亲身边,颤巍巍地去试她鼻息,发觉有温热气体呼出时才松了一口气。

沐婉瑄小心翼翼地把沐母扶上沙发躺下,这才有心思看向那始作俑者,只是一眼,她的心就凉了半截。

那是一只被剥了皮的死猫,浑身血肉模糊,看不出原本的形状,被袋子装着,里头还有大半的不知什么的血。

她一时间连手指都是冰的,又拾起快递盒,上面果然没有任何信息。

这种手段她再熟悉不过了。一定是哪个狂热粉丝,假扮了快递员送来的。

沐母不知其中缘由收了,才受惊晕了过去。

沐婉瑄闭了闭眼,掩住自己的绝望哀凉,缓缓挪到沙发上,在母亲身边坐下。

她早知道这事会连累到家人,却没想到他们这么过分。

今日是死猫,明天说不得就是迎面泼来的硫酸。这样的日子,被冤屈压抑的日子,她已经忍不下去了。

她咬了咬牙,找出先前在贺月琦身边时得知的叶钟煜的住处,寻了过去。

在门外蹲守了三日,她才终于见到叶钟煜的身影。

“叶哥……”她几乎是瞬间便崩溃了,连日来的委屈让她的眼泪决堤一般流下,她伸手抓住他的衣角,哀求道:“您帮帮我……您帮帮我吧。”

“帮你?”叶钟煜皱着眉头,眼里已然是厌恶,他反问道:“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

二人交集本就是因为贺月琦,如今贺月琦死于她手,她倒是有这脸来求他。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害她。”沐婉瑄看见他的目光,心中便凉了,她拼命地摇头,想要辩驳,“那天……那天你也在的,我那时正在与你讲话,怎么可能是我杀的她。”

“你跟凶手有联系。”叶钟煜微微低头,看着她,眼里似有杀气闪过,“你是帮凶。”

“我不是!”沐婉瑄几乎要疯魔了,“我根本不认识他!”

叶钟煜居高临下,打量着她,怒意已经隐隐要溢出来了:“那你又要怎么解释照片。”

“那是他偷拍的……我们只是拼过一次桌……话都不曾多说一句。”沐婉瑄下意识地解释,却察觉到自己这话有多么没可信度,顿时绝望。

“你若是没别的要说的,就滚吧。”叶钟煜皱着眉头,见她住了口,便拍开她的手,冷声道。

“不要……”沐婉瑄摇头,伸手又要再去抓他的衣角,“求求你……求求你……”

她已然哭得喉咙都有些沙哑了。

叶钟煜烦躁得很,皱着眉头,一字都吝啬于多说:“滚。”

话音未落,他人已经转身要走了。

沐婉瑄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心底一阵凉,像是被冰冻住了,眼泪涌出,止也止不住。

这就是她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这就是她放弃尊严爱着的人。

“我喜欢你啊。”她几乎是嘶吼出来,泪流满面。

因为喜欢,连半点委屈都不愿让他受,才会这么帮着贺月琦掩饰偷情的事情。

却落得如此下场。

叶钟煜的脚步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转身便朝着她走来,一步步的沉重,仿佛带着万千的怒火。

沐婉瑄却一无所觉,只抬头看着他,期望得到他哪怕是半点的爱怜。

“这就是你害她的原因?”叶钟煜声音淡淡,纵使带着满腔怒火,也冷得像是结了冰。

沐婉瑄升腾的希冀,瞬间便化为了满心绝望。她的深情仿佛被视如尘土,在此刻被人在脚下踩得面目全非。

她的沉默仿佛油浇在怒火上,叫叶钟煜咬牙,他看了她半晌,忽地笑了,带着无限的阴森:“好,我满足你。”

他上前一步,把沐婉瑄打横抱起,不顾她的挣扎,禁锢在怀中。

“你做什么!”沐婉瑄被他扔在床上,几乎是崩溃地大喊,“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

“这不是你所求的?”叶钟煜冷眼看着她,手上慢条斯理地脱着衣服,却冷静得仿佛正在做这事的人不是他:“你既然上赶着求我上你,我就满足你。”

他看上去似乎十分冷静,但熟悉他的人一看便知,他已然是气得失去了理智。

沐婉瑄呜咽着瞪他,一半是不敢置信,一半是绝望,眼前的叶钟煜让她感到陌生,似乎是第一天认识他。

叶钟煜半点不在乎她想的是什么,压制着她把人剥了个干净,自己身上却还是整整齐齐。西装履革,便是现在就这样走出去,也不会引得别人注目。

便是这样的对比,叫沐婉瑄更感屈辱。

“你放开我!”她舞动着四肢想要逃离他的禁锢,终究力气不如人,只换来了更粗暴的对待。

她到底是个女人。眼见着叶钟煜已经失控,她不由得垂眸,声音颤抖:“我求你了……你放了我吧……你饶了我。”

泪水已经浸湿了她的脸颊,却无法让她得到半点爱怜。

面前的人是她的心上人,所作的是情人间的事,却没有半点温存的爱意。

只余恨。

叶钟煜冷眼看着她,似乎已经化为了两个人。

一个粗暴地折磨她,一个冷眼旁观,成为局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