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游戏平台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土豆娃娃字数:2328更新时间:2018/11/12 15:20:10

沐婉瑄眼见着他离开,松下一口气,险些瘫倒在地,不由得勾起一个讽刺的笑容。

这么多年了,她居然还是没能习惯这份冷漠。

她在原地站了许久,直至将混乱的情绪梳理好,才抬脚要往阳台去,便见一个男人匆匆忙忙地往她这边来,撞向她的肩膀,沐婉瑄倒吸一口凉气,他却一言不发,急急走了。

沐婉瑄皱着眉头,扶着墙从地上缓缓起身,再转头去看,已经见不到那人的身影了。

她摇了摇头,侧头再往阳台看去,却没能找到贺月琦的身影。

“月琦?”她试探性地喊了一声,见无人应答,便转了一圈,没能找到人,不由得皱起眉头。

这阳台统共不过这点地方,贺月琦如果还在这里,不至于连一声回应都没有。

若说贺月琦已经走了,她一直守在外面,那里是进出阳台的必经之路,怎么想都不应该没有发现才对。

她的目光落在阳台并不算高的栏杆上,眼皮子顿时一跳。

这里是一楼,要说贺月琦听见叶钟煜的声音,心急翻了栏杆离开,也不是不可能。

“月琦?”她提高声调,又唤了一声,身体忍不住往栏杆边走去,往下一看,便见花园路灯之下,正躺着一个人影。

一个背影,足以让她证实心中的猜测。

沐婉瑄捂住嘴,压抑即将出口的惊呼,慌乱之色几乎溢出眼眸,几乎是冲出门。

这样大的动静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一群人对视几眼,面面相觑,随即一窝蜂地跟着她涌出大厅。

沐婉瑄离贺月琦越近,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就越烈,几乎到了让她无法维持住冷静的地步,她跑得脚步都有些踉跄,等真正到了贺月琦身边,却又胆怯了。

“月琦?快醒醒。”她轻声唤道,缓缓在她身边蹲下,伸手推了推她的身体,却见她顺着这股力气,整个人偏向了一侧。

“月琦!”沐婉瑄眼中闪过慌乱,惊呼一声,把人面孔朝向自己,又抬头看向围成一圈的众人,急得声音中都带了哭腔,“快打急救电话!”

“月琦!月琦……”沐婉瑄晃了晃贺月琦的身体,期盼着她能睁开眼睛,笑着跟她道一句玩笑。

沐婉瑄的视线往下移动了一寸,便见到一块淤青,身子一僵,忙把她的高领往下拉了拉,也顾不得那些暧昧的痕迹,目光定格在脖子上那一圈紧勒造成的伤痕。

这……

她想到那个形迹可疑的男人,心中顿时凉了一半。

她只当那奸夫不负责任,却没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情……而她只顾着应付叶钟煜,竟也没发现他的行踪。

她整个人都呆愣在原地,宛若一座雕像,只道人声响起,她才如大梦初醒,抬头看向赶来的医生,连忙给人让位:“医生……”

“抱歉。”那医生简单地检查了一下,深叹一口气,口中吐出了残忍的语言:“这位小姐已经去世了。”

花园中顿时一片哗然。

死了?

沐婉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身体不由自主地瘫软在地,也顾不得裙上沾染污垢,颤巍巍地想抱住贺月琦的身体。

“啪。”一个巴掌猛地摔在她脸上,力度之大,叫她面上几乎是瞬间一片通红。

男人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眼底是一片冰凉,他冷笑一声,道:“你也有脸碰她。”

“我……”沐婉瑄捂着脸,无措地看向那人熟悉不过的脸,眼中是足十分的茫然。

这是她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也是她亲手让给好友的人。

叶钟煜心中是一片震怒,声音愈发冷:“沐婉瑄,月琦出事时,你在哪?”

“我……”沐婉瑄顿时被噎住了,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看在叶钟煜的眼底便成了最好的证据。

他横眉,向前进了一步,逼问道:“你又为什么要拦着我?!”

沐婉瑄回答不上来,也不敢回答。

她能说什么?说新娘正与奸夫偷情,她只好给她打掩护,拦着这位准新郎?

她心中一片苍凉,半垂着头,将一双眼埋在阴影里,不叫人看见她的怯懦。

叶钟煜见她不答,双眉紧皱,冷哼一声,转身去抱贺月琦。

贺月琦被人从楼上推下,礼服已然一片凌乱,叶钟煜方才未曾注意,如今一看,一点红痕却是刺眼得很。

他的脸色顿时变了,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伙子,这是什么,他心中一清二楚。

只是他为了腾出蜜月的时间,在公司忙碌了大半个月,两人聚少离多,更别说床笫之间的事情,这吻痕,绝不会是他留下的。

叶钟煜的脸色变来变去,旁人也不是瞎子,见了那吻痕心中一跳,纷纷交头接耳,窃窃之声不断。

沐婉瑄方整理好情绪,抬头便见着他这副模样,顺着众人目光,便见到那一抹红。

坏了。

她好似被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只觉得凉得刺骨。

叶钟煜侧脸看向她,似笑非笑,眼中的阴森却是谁都看的见的:“这就是你瞒着的事?”

“不、不是——”沐婉瑄思绪乱成一团麻,只知摇头,混沌中似乎抓到一丝光,话语顿时脱口而出:“月琦她……她是被歹人害了。”

“哦?”叶钟煜也不抱贺月琦了,转身将目光放在沐婉瑄身上,是明晃晃的怀疑。

这个理由一出,沐婉瑄也就有了头绪,竟是顿时冷静下来,头脑一片清醒,直直道:“她喝了杯酒便觉头晕,本想着到阳台吹吹风,谁知道遇上了歹人,我过去的时候,她正哭成了个泪人,恰巧您又来了,我实在无法。”

她话说得不卑不亢,眼神丝毫不躲避地与叶钟煜对着。到底是娱乐圈里的老人了,扯个谎眼睛都不眨。

叶钟煜的怀疑消下去了一些,却又质问道:“你出来见我时她好完好无虞,又怎么会躺在这里。”

沐婉瑄犹豫片刻,叹了口气,还是道:“我出来时,那奸夫去而复返,我原以为他是落下了什么生怕被抓着,却没想到。”

她说到这里眼里已经带了泪色,恨意几乎要喷涌而出,又带着三分悔意:“他谋色也便罢了,竟然还……”

她的自责丝毫做不得假,叶钟煜抿唇,安慰的话语在舌头抵了半晌,还是只道:“把那强.奸犯的样貌告诉我。”

沐婉瑄对那人也是恨得入骨,咬牙将自己记忆中的模样一一陈述。

二人等了许久,去查的人才回来,垂头道:“是贺小姐亲邀的人,姓黄。”

亲邀的。仅这三字便大有功夫可做。

叶钟煜垂着眼睫,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只道:“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