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游戏平台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妍妍妮子字数:2039更新时间:2018/10/22 17:27:51

“少奶奶,少爷让你去书房一趟。”

姜阅澜正在煮早餐的动作一顿,回头就看见陈婶面带轻蔑地看着自己,阴阳怪气地叫道。

她伸手关掉了煤气,一言不发地上楼。

才刚刚推开了书房的门,一大叠照片就冲着她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

照片散落了一地,上面纠缠着的男女交颈而眠,姿势暧昧露骨,令人遐思。

男主是她现在的小叔子,女主,正是姜阅澜自己。

书房没有开灯,她脸色有点难看,伸手捡起一张照片凑近看。

“怎么?还想要回味一下?”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蓦地响起,令人不寒而栗。

姜阅澜抬头看向坐在书桌后面的男人,他矜贵冷峻的侧脸自带气场,怨毒愤怒的双眸死死地钉在自己身上,在色调昏暗的书房里犹如喋血修罗。

这个人,是她的老公,傅南辛。云城首富傅家唯一的继承人,含着金钥匙出身,千亿身家,长相俊美。

可惜,是个瘸子。

还是个变态的瘸子!

姜阅澜将地上的照片一张张捡起来,然后神色强作冷静地站起来,走近了书桌,直接越过桌面,伸手从他的衬衣口袋中摸索着掏出了打火机。

嘎达一声,她将照片凑近了火焰,整叠点燃,然后放到了烟灰缸上。

水晶色的烟灰缸上跳跃着暗蓝色的火苗,映照出傅南辛冷沉冰寒的面色。

“你昨晚去了哪里?”傅南辛的声音并没有缓和半分,冷冷地质问道。

“我说了,同学聚会。”姜阅澜头痛不已,耐着性子解释。

“跟你小叔子聚到床、上去了?”傅南辛冷嗤一声,“满足吗?他更好?还是我更好?我没有满足你?”

姜阅澜被他露骨直白的讽刺弄得满脸羞红,抬起头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声音气息有些不稳:“这个照片谁给你的?这是什么时候拍的?傅南辛你没有脑子吗?”

她跟傅北辰交往,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但哪怕是交往期间,她也不记得有拍过这种香艳照片!

而且傅北辰现在根本就不在国内!

“过来!”傅南辛完全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声音严厉了几分,暴躁而狠戾地命令道。

姜阅澜本来冷静的神色顿时白了一个度,就连双手的指尖都开始微微蜷缩起来。

但是傅南辛的话她不敢不听,只能音着头皮绕过书桌,走了过去。

她刚绕过桌子,傅南辛直接横出手臂,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狠狠地将她拽了过来,动作粗暴而蛮横地将她按压在办公桌上。

“这样的吗??”他平时清冽的眼底此刻幽暗一片,沉沉的看不出喜怒,只是攥着她手腕的力度令她痛得暗暗抽气。

“我怎么样你不清楚吗?傅南辛,你这样是侮辱我还是侮辱你自己?”姜阅澜气急,音着头皮顶撞了他一句!

该死的混旦,她跟他结婚那次,明明就是第、一次!

“是吗?”傅南辛充耳不闻,手上动作却不止。

“呃哼。”姜阅澜痛得蹙紧了眉头,痛哼出声,“痛啊!”

与此同时,啪嗒一声,傅南辛忽然将桌面上的台灯打开了,刺眼的白光令姜阅澜几乎是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抗拒不已地将脸别开。

“痛?”傅南辛冷哼出声,一把伸手狠狠地掐住了她的下巴,强迫她将脸转过来,面对着自己,声音冰寒,“跟傅北辰一起的时候?很开心?”

“我说了没有!”姜阅澜又羞又怒,气急地瞪大眼,紧紧地盯着他冷峻阴沉的面色,重复解释道,“这些照片,应该是以前——嗯嗯——”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傅南辛已经出其不意地吻了上去。

姜阅澜心下膈应,愈发抗拒,不断地扭动着脖子,频频拒绝。

傅南辛彻底被惹火,一把将姜阅澜从桌面上拖下来,狠狠地按在了自己的腿上。

他双腿受过伤,现在还在复建中,所以一直都是坐着轮椅。

“你干嘛?你不要腿了?”姜阅澜羞愤的双眼多了一丝惊慌,要挣扎着从他腿上起来。

“我老婆都公然给我戴绿帽子了,这腿要不要,我都是废人一个了。”傅南辛的声音阴测测的,带着燥意的手指轻轻从姜阅澜白净的脸上划过,绕到了她的脊背,啪嗒一声,将她的衣服扣子打开了。

姜阅澜本来就烧红的脸旦此刻更是滚烫一片,又是忸怩不安,又是气急败坏道:“傅南辛,你这个疯子,你胡说八道什么?我跟你解释过了——这些照片——呃呃呃——”

她解释的话根本就没有机会说完,傅南辛便俯下头狠狠地堵上了她的唇。

辗转反侧,毫不怜惜。

口腔里充斥着血液的腥甜味道,姜阅澜停止了反抗和解释,一张生动的脸瞬间失了眼色,认命地闭上了眼。

这时候的她只能任其为所浴为,反抗已经无济于事,还不如消停点,自己也少吃点亏。

傅南辛是个残废,可他不是傻子,这些照片根本只是他想折磨自己的一个由头。

“咬着唇做什么?出声!”傅南辛微哑的嗓音带着冷意和暗哑,幽幽地在她耳边低喃道,“你只有把我伺候高兴了,你那个半死人的弟弟,才有钱继续输营养液啊——”

闻言,姜阅澜咬着唇瓣的动作下意识的就重了三分,生生将粉嫩的唇咬出血来。

她蓦地瞪大一双眼睛,眼底下恨意深沉,一字一顿地咬着牙道:“我弟弟哪怕是个半死人,也有个一心一意照顾他的女人在等着,不像傅总你老人家,结了婚,还要婚内强迫!”

“姜阅澜,你找死?”傅南辛的声音冷了几分,阴沉冰寒。

姜阅澜索性破罐子破摔,音着头皮迎上他阴沉的眸光,直勾勾地回望着他,一脸要杀要剐随便你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