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游戏平台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楚灵兮字数:2173更新时间:2018/10/8 10:56:59

男人无所谓忠诚,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砝码太低。

陆丝萦今天才算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白天,一直觊觎她男朋友程远书的“小三”邹蕴透给她个晴天霹雳:她怀上了程远书的孩子。

她不知道邹蕴许诺要给程远书什么,却清楚那足以让程远书为之心动。

其实程远书会劈腿,陆丝萦无论如何也不相信。

程远书宠她爱她,不在乎她私生女的身份,7年来,资助她上学,伴她成长,摆脱她后母一家人的骚扰,这般深情,最后结局竟是背叛?

车子的一阵颠簸打乱了陆丝萦的思绪。

“师傅,这是什么地方?”看着窗外疾驰的风景,陆丝萦心神有点恍惚,她不是打了私家车回家的吗?怎么感觉越走越偏僻?

“嘿嘿嘿,好地方。”司机猛地停下车子,脸上的表情不怀好意。

因为惯性,陆丝萦差点撞上了挡风玻璃,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车子已停在荒野之中。

看着司机一脸猥亵的靠近她,她急忙用皮包挡在自己身前,大喊:“你别过来,我报警了啊!”

“报警?”那司机满不在乎地说:“把我抓起来又怎样,大不了判三年,出来后我还搞你!”

这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混,陆丝萦伸手去推车门,早被司机锁死了,她哪里推得开?

情急之下,她抡起皮包就对司机砸过去,司机一边躲闪一边喊:“小娘们儿,待会儿我非把你玩残了不可。”

男女力量毕竟悬殊过大,司机轻而易举制住了陆丝萦的手准备施暴,陆丝萦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忽然间,不远处响起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伴随着耀眼的火光,像是什么东西从天上掉下来坠毁了。

紧接着,一顶降落伞从天而降,不偏不倚,落在了他们车子的前盖上。

不止陆丝萦,连司机都惊呆了,忘记了手中的动作,看着车前盖上的人。

借着月光和车灯光,陆丝萦看到降落伞下,一个天神般的人物,他的五官凌厉而工整,像是上帝艺术般的雕刻。

他身手矫捷地从飞机上跳了下来,就这样降落在她的生命里。

司机骂了一句卧槽,直接开车门锁下车:“哎哎,你谁呀,干什……”

他的脚刚刚触及地面,话还未说完,这个高大的人影便劈手朝他的后脑勺砸过去,力道之大让他直接昏迷倒地,陆丝萦瞪大眼睛,一时没反应过来。

看着这道修长的身影把昏迷不醒的司机给抛到半人高的荒草里,陆丝萦舒了口气,虽然她不是个美人,但还算碰到了个英雄。

她下车感激匆匆回来的帅男:“谢谢你救了……”

谁知这个男人竟直接把她拖进车子后座,他宽大的手掌捂住她的嘴巴,清咧磁性的声音警告道:“别出声!”

随后,有冰凉的刀刃贴上陆丝萦的颈项,她赶紧老实地靠在后座上一动也不敢动。  

陆丝萦战战兢兢地问:“你……你是什么人?”

裴江陵没有回答她,侧耳细听,他已隐约听到有脚步声纷至沓来。没时间犹豫了,他晃了晃手中的匕首,命令道:“快,脱衣服!”

陆丝萦一阵晕眩,本以为他英雄救美,没想到他才是最大的狗熊!

在车灯的照耀下,陆丝萦看得清清楚楚,眼前这男人五官帅气的完美绝伦,气质嗓音都是男神级别的。

这么优越的先天条件,却和那司机一样猥琐,当真是可惜。

见陆丝萦犹豫,而纷乱的脚步声已然接近。裴江陵挥手就撕碎陆丝萦的外衣,又脱了自己的外套趴在她身上有节奏的起伏,在她耳边低声说:“叫出来。”

陆丝萦脑子里一片空白,傻呼呼地反问:“叫什么?”

裴江陵心头火起:这女人怎么这样笨?

他怒气冲冲地说:“和你男朋友滚床单时怎么叫的,现在就怎么叫!”

陆丝萦面红耳赤,她和程远书根本没到那一步好不好。

而且,想到自己现在的状况,上身一一 丝不挂,和一个同样不着寸缕的男人肢体接触,她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裴江陵在她腰际轻掐了几下,陆丝萦感觉仿佛有电流窜过。裴江陵不耐烦地说:“按我说的做,不然我掐死你!”

陆丝萦刚才可是亲眼看见他把那司机打晕,她相信他绝对敢掐死她。

迫不得已,她唇齿间迸发出轻微的低吟声,旖旎而诱人……

她的顺从,让裴江陵很满意。

可是TMD……这女人是经验丰富吗?叫的他心猿意马血脉偾张,快要克制不住自己了。

几个人影奔过来,紧接着,雪亮的手电筒光照耀进车子。

一个胳膊上有刺青的男人目睹车内的情形:年轻女子躺在车座上,青丝纷乱满脸绯红,微闭着双眼嘴里持续不停的低吟。身上趴着的男人随着她低吟不停地起伏着身躯,间或发出低沉的喘气声……

咳咳,好香艳的场景。

刺青男怕自己长了鸡眼,别过头去喝问道:“喂,你们看没看见有个男人在这里跳伞?”

陆丝萦正要回答,蓦然觉得有冰凉的物体抵上自己的后腰,她知道是那柄匕首,也知道身上男人的意思:若她乱说一个字,他会杀了她!

因紧张,她声音都断断续续的:“没……没看见……啊!”

她觉得后腰传来尖锐的刺痛,显然是匕首的刀尖扎进了她的肌肤。

而这声音让刺青男会错了意:“哈,这女人真浪,跑到荒郊野外玩车上运动,还当着老子的面儿高\潮了,谁家养出来的啊,浪透了!”

旁边有人在说:“要不咱留在这儿,等她男人爽够了,咱们轮流着上……”话没说完,刺青男就喝道:“走,搜人去,要是今晚找不到他。霍少要扒了我们的皮!”

还有人不死心的要拍照片,裴江陵怒吼道:“走开,别搅了我们的好兴致!”

声音与方才的截然不同,刺青男笑呵呵地说:“大兄弟,没把你吓阳萎吧。你继续,咱们走!”

几个人转身离开,议论声传过来:“那男人会不会被哥几个吓成不举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