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游戏平台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蓝精灵字数:2181更新时间:2018/9/30 15:57:24

一栋别具风格地小洋房后面,隐藏着一间黑色油漆小屋。

里面阴暗潮湿,密不透光,铜墙铁壁,就算是喊破喉咙外面也听不懂到一点声音。

叶蕊馨四肢被铁链固定住,活动范围受到严重限制,白皙的手臂处出现了一道道红痕,遮天蔽日环境,不知道今夕是何年。

她只知道被关了很久,很久,久到一条条红痕变黑……

咔哒一声,外面传来了一丝光亮,她知道来人了。

叶蕊馨拖着铁链快速地挪动到徐玉华身边,铁链在移动地过程中不断的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叶蕊馨抱住徐玉华双腿,低声哀求道,嗓子因为长期干涩而变得沙哑不堪:“妈妈,求求您,我不想嫁给那个男人!我有爱的男人,他叫程君临,他满腹诗书、谦卑有礼,您只要见到他肯定会喜欢他的。求求您。”

徐玉华捏着鼻子向后退了几步,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褶皱,表情逐渐舒缓,好像很感兴趣,朝着叶蕊馨挑了挑眉道:“他有这么好?”

由于她长期被关在黑暗的小屋内,一点点讯号都可能被她被无限次的扩大,她欣喜若狂忙不迭重重地点着头,眼里充满着希冀:“妈妈,是的,他真的、真的特别好。”

徐玉华低哼一声,上前一步,倏地抬起她下颚,用力地捏着,另一只手拉住旁边的铁链,叶蕊馨刚刚愈合的伤口立马渗出血来,一股血腥味充斥在黑暗、潮湿、狭小的空间内。

紧接着听见徐玉华低声嗤笑着:“那他能让叶氏起死回生?能让你父亲从病床上起来吗?”

她身体重重地向后退去,一时间哑口无言。徐玉华捏住她的下颚,双眼紧紧地锁住她,嘴附在她的耳边,“我告诉你他亚博游戏网址,但是慕家却可以!”

爱她的人仍然在原地等着她,他们或许未来的日子并不富裕,但却一定是幸福的。

叶蕊馨泪水如脱了线的珍珠不断地打在衣服上,跪在地上小声地苦苦哀求着,“不,妈妈,不要、不要这样做,求您……”

“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响彻在空阔的屋子,叶蕊馨白皙的脸颊立马显现五个手指印,嘴角鲜血渗出。

徐玉华并不打算停手,双手抓住叶蕊馨头发,用力地扯着,头皮凸起,“叶蕊馨,你真把自己当成叶家大小姐了吗?你不过是叶家养的一条狗,养了这么多年了,也该是时候回报了,嫁给慕家有什么不好的?”

耳边不断地传来蜂鸣声,叶蕊馨想要捂住双耳,身体变得麻木,撕扯间手腕处的铁链勒可以见白骨,身体止不住地发抖……

徐玉华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擦拭着自己手,提着包准备离去,“你好好想想,你有两个选择,一是跟慕家结婚,二是一辈子都待在这个地方,永远也别想出去。”

叶蕊馨四肢蜷缩在密不通风潮湿的地下室内绝望地看着天花板,耳边不断的传来粗哑喘息声,叶蕊馨一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了,伴随着喘息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大,已经大到不容忽视的地步。

声音似乎地下传来的,叶蕊馨吸了一把鼻子擦了脸庞,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墙角旁,把耳朵贴在了地板上。

‘砰’一声是东西突然从地板下冲了上来,叶蕊馨一屁股摔在了地上,嘴上的惊呼声还没有喊出来,就被带着薄茧地双手捂住了。

“嘘,别出声。”

叶蕊馨惊魂未定地扫了一眼眼前的人,这个男人头发很长几乎半张脸都被遮掩住,黑色的衬衫下包裹着呼之欲出的肌肉,脚上穿着一双厚底高筒军靴。

而这间房子地板下

她眼睛正锁定在男人带着文身的手臂,男人突然低斥一声,把一把银色的钥匙塞到了她手里:“快点把门打开!”

叶蕊馨没想到她心心念念地钥匙,竟然如此轻易地躺在了她手里,她兴奋地没有反应过来,激动地双手有些颤抖地触碰这串钥匙,哆哆嗦嗦地打开了门。

终于看到外面隐约地路灯光亮,叶蕊馨激动地快速往外跑,下一秒钟就被脚上锁住的链子重新拽了回来,身体在地上拖了好几米。

她看见门被打开之后就已经忘乎所以,她忘记了自己双腿还被铁链锁住。

那种强烈地心理落差让叶蕊馨终于没能忍住放声大哭,男人沾满血迹的双手握了一下铁链,不知道碰到哪个玄关,‘咔哒’一声铁链迅速从她手里掉落下来。

叶蕊馨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一切,待反应过来迅速地夺过男人手里的手机,头也不回地朝着外面冲去。

傍晚黑糊糊的街上电闪雷鸣、大雨滂沱,她赤着脚在雨中飞奔,密集雨水顺着发梢急速地流淌着。

一遍遍地拨打那一串熟悉的号码,回复她的永远是移动客服那熟悉提示音。

地上的水已经到达了脚踝,叶蕊馨单薄的白色裙子被雨水浸湿,四肢原本凝聚的血液被雨水冲走,每走一步留下一个血脚印,最后被雨水冲刷流走。

她双手颤抖地护住手机以免被淋湿,一面瑟瑟发抖在雨中不厌其烦地拨打着号码,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接通了,她敛着嗓音:“喂,君临,你到哪里了?”

“馨馨,我们分手吧!”

短短几个字,消化起来却是那么难,短短的几个字不断地徘徊在她的脑海中,她刚刚想张口,手机里不断地传来嘟嘟的忙音,脑海仍然处于停滞状态……

突然,一股强大的冲击力撞击到她身上,她向后踉跄几步终于站稳,手机应声落入巨大的水坑中溅起一个水花。

叶蕊馨立马跑了过去,双手从水坑内捞起滴着水的手机。

“你……”

她刚刚准备呵斥哪个不长眼的人,回头只看见一个气度不凡男人身上沾满了鲜血,嘴角煞白,黑色的衬衫下不断地有鲜血溢出,双手紧紧地捂住心脏的地方,额前长长的头发就要戳到他眼里,正是刚才她抢了他手机又被她丢下的男人。

叶蕊馨用双手探了一下他的头,异常滚烫,炽热地呼吸不停地洒在她的耳蜗,“喂,你没事吧!”

话音刚落,男人突然向后倒去,她本能地伸手拉了一把,男人踉跄了几步终于站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