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游戏平台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禾禾妞字数:3031更新时间:2018/8/10 16:22:35

午夜,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昏暗的地下室角落里躺着一个女人。

浑身的血像被抽干了,瘦得只剩皮包骨,眼窝深陷,双目呆滞,若不是还吊着一口气,会让人觉得这是一只傀儡娃娃。

脸色泛着青白,长发枯草一般搭在肩上,浑身散发着恶臭,她已经被关在这里长达一个月之久。

没有人会想到,这个浑身脏兮兮狼狈至极,看着快死掉的女人,曾经是A市最大的商业家族白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白嫣然。

“开灯。”

“是,陈小姐。”

一道熟悉的女声传来,猛地唤起了她的意识,角落里的白嫣然微微抬起了头。

白炽灯光很刺眼,白嫣然迎着灯光看过去,纵然十分眼痛,却依然倔强的没有闭眼,甚至连遮挡一下的动作也没有,就那样直喇喇狠狠地瞪向那个女人。

那个叫陈幽怜的女人!

白嫣然紧紧咬着牙关,一双眼睛几乎泣出血来。

陈幽怜缓步走到白嫣然跟前,捋了捋被雨水打湿的流海,然后扔下一个文件袋:“把离婚协议书签了。”

“陆何怎么样了!?陆何在哪儿!你告诉我陆何在哪儿我就签!”

白嫣然沙哑的嗓音,愤怒的情绪回荡在地下室有点歇斯底里。

“呵。”陈幽怜轻笑一声,垂目望向白嫣然道:“白嫣然,你是失忆了?还是健忘啊?你的陆何为了救你,自己掉下悬崖摔死了啊。”

白嫣然心口一疼。

怎么可能忘记,只是不愿相信罢了……

这世上对她最好的那个人,在刹车失灵的最后紧急时刻,拼尽全力把她推出了车外,自己却来不及跳车坠入了万丈深渊!

“你们会不得好死的,你和萧卓宇,都会不得好死的!我诅咒你们下地狱!我诅咒你们……”

陈幽怜皱眉,冲旁边人吩咐道:“给我打。”

“是!”

身形彪悍的壮汉打手应声便甩下了狠狠的一记耳光。

力道十足,疼痛入骨,白嫣然的脸被打得猛然侧了过去,整张脸火辣辣的疼起来,呕出一口腥甜,白嫣然却笑了。

“白嫣然,你还敢笑?你以为你还是那个白家的大小姐吗?你清醒点,现在的你,什么都没了,连只蚂蚁都不如,但只要你把这份离婚协议书签了,我或许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是啊,她白嫣然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为了留住萧卓宇的心,她亲手把自己所有的白氏集团的股份都转移给了他!

一直守护在她身边的陆何也被她间接害死!

真是傻的可笑!

傻的可怜!

相信那薄情人的花言巧语,愚蠢的害死了最爱自己的人!

“陈幽怜。”

“怎么?想通了?想通了就赶紧把离婚协议书签了。”

“在刹车上动手脚,派人追杀,还有拿掉我腹中的孩子,这些都是萧卓宇做的吗?他真的想,杀了我吗?”

陈幽怜一愣,继而笑道:“当然了,不然你以为萧卓宇爱你不舍得杀你?真是可笑,我告诉你白嫣然,萧卓宇从来就没有爱过你!从来没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嫣然突然发狂般地笑出声来,整个地下室都回荡着她疯狂的笑声。

陈幽怜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你这女人是疯了吗?!”

“萧卓宇,陈幽怜,你们给我记好了!”

白嫣然直勾勾地盯着陈幽怜,眼神冷冽绝望,嘴角鲜血淋漓,她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冲着陈幽怜发出好似来自地狱的诅咒: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毁了你们所有亏欠过我的人!你们等着,我就算死,也要化成厉鬼!成为你和萧卓宇永远的噩梦!”

-

“陆何,陆何……你在哪儿,陆何……”

躺在床上的白嫣然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冷汗,表情看上去十分的痛苦,一直呓语不停念着陆何的名字。

侍候了白嫣然十多年的刘妈急的在旁边打转:“小姐究竟是怎么了呀?怎么突然就晕过去了呢?到现在还不醒,这可怎么办?张医生你倒是快想想办法啊!”

张医生唉声叹气也是奇怪:“小姐的脉象和身上都很正常,我实在看不出哪里有问题呀!”

“小姐真的没事?!”陆何问。

温润的嗓音难掩焦急,眉头紧紧蹙起,眼中满是担忧,眼神更是一刻也没有从昏睡着的白嫣然身上移开。

张医生出身行医世家,医术精湛自不必说,光在白家就当了十余年的家庭医生,白嫣然的身体状况可以说他了如指掌,只是这次突如其来的晕厥实在蹊跷,他检查了这么久竟一点原因都查不出来。

见张医生不回话,陆何眉头一紧,转头看住了他,沉声道了一字:“嗯?”

张医生在白家也算是有点地位的,但是被陆何那双带有强烈压迫感的目光一望,不自觉便后背一凉额头上嗖嗖冒出了冷汗,马上道:

“少爷您别急,我再看看。”

说着,张医生马上重新检查起白嫣然的瞳孔状况,恰在这时,白嫣然猛地一下睁开了眼,倒是吓了张医生一跳。

“小姐醒了!小姐醒了!”一旁的刘妈惊喜道。

白嫣然眨了眨眼,望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切,喃喃问道:“这,这是哪儿啊?”

“小姐您肯定是晕懵了,这是您自己的房间啊。”

“我的……房间……我不是……”

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惨死在那间阴冷的地下室,咬舌自尽在陈幽怜的面前,对陈幽怜和萧卓宇的诅咒都还在她的耳边清楚的回荡着。

现在这是?难不成竟是重生了吗? 

“小姐,你有没有哪里疼?”

循声转头,目光触及陆何的那一刻,白嫣然彻底呆住了。

身材笔直修长,容貌甚为俊朗,面色如玉,眉眼清俊。向来温润平和处变不惊的他,此时却皱着眉,目光深处尽是担忧。

“陆何!”

白嫣然猛地坐起扑到了陆何身上,然后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腰,这一声‘陆何’叫出来之后她便哭了,哭得很大声,且不管是重生还是梦境,只要陆何还在就好!

只要陆何还在就好!

“陆何,真的是你吗?真的吗?”白嫣然喃喃道。

白嫣然搂住他腰的手仿佛带着电流一般,惹得陆何心头一热,耳根霎时红了,此刻他很想伸手扣在她的头顶轻轻摩挲安慰她一下,说:“是我,是你的陆何!”

可惜他不敢这么说,连手也没敢伸出去,心中思绪百转千回,最终眸光深沉道:

“他又欺负你了?”

陆何口中的他,指的自然是萧卓宇。

闻言,白嫣然搂着陆何的手臂蓦然一僵,哽咽到几乎喘不过来气。

白嫣然知道陆何很看不上萧卓宇,同样萧卓宇也很看不起陆何,两个男人从来就没有和平过,只是因为她满心满眼里只有一个萧卓宇,陆何才对萧卓宇百般忍让,忍让到为此丢了性命!

一想到这个,白嫣然就心疼的厉害,对‘萧卓宇’这三个字更是觉得恶心。

“别提那个人!”

“……那他明天的生日会你还去不去?”

“生日会?什么生日会?!今天几号?”

白嫣然的反应令陆何心中闪过一丝疑虑,担心白嫣然是不是记忆出了些问题,但仍翻开腕表道:“八月一日。”

“年份呢?”

“2012。”

白嫣然倒抽一口凉气,她果然重生了!并且是重生到了六年前!六年前,她还没有嫁给萧卓宇还只是他的未婚妻,也还没有继承家业,她白家也正如日中天,显然要挽回一切悲剧都还来得及。

老天总算待她不薄!

天道有情,不灭良善之人啊!

见白嫣然犹豫,陆何道:“如果不想去,就不要去了。你不用怕媒体那边议论什么,我自然会打理好。”

白嫣然沉眸想了一下,抬头看住陆何,说:“去!干嘛不去?你应该已经帮我准备好礼物了吧?”

陆何的眼底闪过一丝伤痛,但很快就被他强行压下,深邃双眸看不出任何异常,这些他早就习惯了不是吗。白嫣然深爱萧卓宇,不管萧卓宇怎么欺负她,她生完气还是会再贴上去的。

他知道的。

萧卓宇之于白嫣然,

正如才白嫣然之于他。

痴心一片。

飞蛾扑火。

更何况,明天还是萧卓宇的生日这种大日子,她怎会不去。

只不过,陆何不知道的是,以前的白嫣然兴许会不管不顾地贴上去找萧卓宇甜甜地说一声生日快乐。

但现在的白嫣然,却只会想着,在萧卓宇的生日会上,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