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游戏平台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猫儿腻字数:3299更新时间:2018/10/10 11:52:48

大齐相府。

女子闺房。

云间月蓦然睁开双眼,条件反射般自床上弹坐而起。

那双眼明亮清澈,眉宇间隐隐含着几分英气,与之孱弱稚嫩的容颜稍显不搭。

看到周遭的环境后,那双眸子顿时又多了几分茫然。

桌椅床榻均是用华贵的金丝楠木所制,床上挂着淡粉色的蚕丝绣帐,床头柜上放置着上好的瓷瓶,墙上挂着几幅名贵字画。

奇怪,她不是在弥罗雪山上采药么?

是了,她遇上了雪崩。

莫非是被哪家小姐救了?

可弥罗山下都是乡野村庄,哪户人家会有如此华贵的布置。

且这房间给她一股十分熟悉的感觉,好像原本便是她的闺房一般,着实奇怪,她一介江湖武人的房间,不可能如此柔弱娇秀。

她伸手想要揉揉胀痛的太阳穴,却眸光一凝,发现这双手枯瘦纤细,掌心柔嫩,小巧得透着几分稚气。

这不是她的手!

她长年习武,双手布满了厚茧,绝不可能有这样的手!

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云间月震惊中带着几分慌乱地从床上爬起来,脚步虚浮地奔向梳妆台,抓起镜子打量起自己的面容。

“啪”!

镜子碎了一地。

云间月愣愣地站在原地,似乎没有听到镜子碎裂的声音,也没有注意到一块碎片正扎在她的脚上,只有满眼的不可置信。

脑海中闪过镜子中的脸,那是一张十四五岁少女的面孔,营养不良似的,面黄肌瘦,衬得一双眼睛大的吓人。

这也不是她的脸。

这根本不是她的身体。

就在这时,闻声而来的一个丫鬟推开了门,见云间月怔愣在那儿,脚上被划出了一道口子,流了不少血,不由失声尖叫,语气极为不耐,道:“三小姐您这是做什么!快来人啊,三小姐受伤了!”

云间月本就虚弱,又流了血,再被这丫鬟的叫声一震,竟眼前一黑,昏倒过去,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感到自己脑中呼之欲出的东西正随着黑暗席卷而来。

好像做了很长很长的梦,梦到许多现在这副身体的经历。

“沈哥哥,月儿这样穿,好看吗?”

满是官家子弟的游舫上,面黄肌瘦的少女身着暴露的红色轻纱,流着口水,傻呵呵地笑着,凑近英俊的沈姓男子,周遭的人都掩唇嗤笑。

沈姓男子面上难堪,嫌恶地拂袖将她甩开,“滚开!不知廉耻的女人!真愧对你相府千金的身份!”

少女面色一垮,朝不远处倚着栏杆的蓝衣少女大步走去,满眼求助之色,心里坚信,处处为她好的四妹会出谋划策的。

蓝衣少女似乎误会了什么,害怕地闪到一边。

少女脚下一滑,竟直扑过去,撞破栏杆,坠落水中,浪花四溅。

云间月仿佛感到了冰冷的水涌入口鼻、呛入肺部的窒息感,不由自主地大口呼吸着,蓦然从梦中醒了过来。

眼前依旧是那个房间,她躺在床上,脚依旧在流着血。

疼痛使她无比清醒。

她明白,梦中少女就是自己现在的这副身体真正的主人,她已经死在了水中。

而自己本应在弥罗山的雪崩中丧生,却奇迹般地重生于这具身体,这便是传说中的借尸还魂么?

身为江湖中最大情报机构天机宫的宫主,云间月掌握着海量的情报资源,再结合梦中信息,她很快弄清楚了现在这具身体的身份——大齐丞相云千鹤三女儿,是其过世的三姨娘所出,名字也叫云间月。

这位云三小姐在帝京可出名的紧,几乎人人都知道英明神武的丞相大人有个痴傻女儿。若是这傻姑娘安安分分待在府中,也未必如此出名,奈何她却时常在帝京闹出些丑事来,惹人笑话。

若非她不慎落水,自己也无法借尸还魂。

没死是好事,可换了这副娇小姐身子,她的天机宫可怎么办?指望她那个沉迷医术的师兄么?

她眉头微蹙,正欲叹息,耳边忽然响起女子的声音。

“三姐姐可觉着身子好些了?”

娇柔的嗓音,仿佛充满着关怀。

梦里她听过这声音,是原身云间月的四妹,相府嫡女云婉秋的。

云间月猛地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看向声源处,云婉秋一袭淡蓝衣裙,容颜稍显稚气,但五官十分精致,皮肤也白里透红,十分娇嫩,一看便是个美人胚子。

原身记忆中,四妹云婉秋待她是极好的,有的丫鬟小厮欺侮她痴傻,云婉秋便会替她斥责他们,如此应该是自己人。

云间月正欲点头说话,脑海中忽然掠过原身落水前的一幕,蓝衣少女云婉秋神色害怕地闪到了一边,若她没有闪开,原身也不会死于水中。她们不是关系极好么?云婉秋怕什么呢?

这看似意外,但其中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一缕警觉自心头升起,云间月决定先静观其变,依照原身惯常的模样,呆呆的睁着眼睛,一言不发,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云婉秋狐疑地瞧了她一眼,刚刚她似乎看到这个傻子眼神清明了许多,难道是错觉?

“春穗,去把娘亲叫过来。”她吩咐道。

那春穗正是方才推门尖叫的丫鬟,闻言恭敬地施了一礼,道:“是。”

云间月依旧一脸呆滞,心思却活转起来,在原身记忆中,春穗是自己院子里的丫头,但她对自己和对云婉秋的态度却判若云泥。

方才她摔碎了镜子,闹出了响动,这是小姐的房间,春穗一个丫鬟却连门也不敲,直接进来高声尖叫,语气中充满了不快。可对云婉秋却恭恭敬敬,十分卑微。纵然嫡庶有别,也不至于如此区别对待。

且她大声呼喊后,来自己房间的也只有云婉秋一个人,自己流血了,竟也无人包扎。

原身记忆中,云婉秋对她的那些好,真的不是装出来的吗?

云间月初接受了大量记忆,尚未来得及梳理清晰,只觉在原身眼里,嫡母嫡妹待自己都是极好的,故险些被原身的感受蒙蔽了理智。原身毕竟是个痴傻之人,易于被假象欺骗。但她阅历丰富,心智清明,只略一思索,便从点滴细节中察觉出问题来了。

她正待细细思索,门口便响起了春穗的声音:“四小姐,夫人来了。”

云婉秋神色一喜,忙去亲自开了门,只见一三旬美妇袅袅婷婷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众丫鬟婆子,身上绫罗绸缎,头上金银珠翠,妆容精致柔美,整个人华贵而不庸俗。

这便是云千鹤的嫡妻周氏。

一见云间月呆躺在床上,脚上还流着血,周氏秀眉一皱,轻声斥道:“秋儿,还不快叫人去请大夫!你姐姐脚上都是血,你是看不见么?”

云婉秋忙道:“瞧女儿真是笨,只顾着问姐姐落水后身子可好了,竟没有留意。春穗,还不快去请大夫,愣着做什么!”

春穗忙诺诺地跑了出去。

见状,周氏身后一众丫鬟婆子交头接耳,纷纷赞叹夫人宅心仁厚,待个傻子也如此好,四小姐小小年纪便如此懂事善良,对痴傻姐姐如此关怀。

只一黄衣女子轻哼一声,颇有些愤愤道:“娘亲莫要责怪四妹妹,三妹妹着实太能惹是生非,谁能想到她落水后身子未好,又能把自己脚给弄破了,真叫人不得安生。”

云间月循声望去,那黄衣女子十六七岁光景,容颜清丽,只脸上带着一抹嫌弃之色,叫人望而生厌。这是云千鹤的五女儿云婉夏,由二姨娘所出,同自己一样,也是个庶女,平日里和云婉秋关系极好。

“夏儿,月儿再如何也是你妹妹,此话可莫要在你爹爹面前说!”周氏语重心长道,眸中划过一抹幽深。

云间月垂眸,脑海中飞快闪过一些记忆。虽然原身痴傻,但云千鹤却对她颇为宠爱,无论她惹出什么笑话,都从未改变过。只要被他听到谁说了自己半句不好,一定会受到严惩。云婉夏就因此被云千鹤狠狠抽过巴掌。

果然,闻言,云婉夏脸上掠过惧色,颇为不甘地闭上了嘴,恨恨地瞪了云间月一眼。她就是不懂,同是庶女,爹爹为何如此维护这个傻子?

云间月将其神色尽收眼底,心底暗叹,这周氏看起来是在教育云婉夏待妹妹好,其实是旧事重提,用云婉夏的伤疤来挑拨她与自己的关系,如此还能博得个贤惠仁厚的美名,实在是高明啊。

只是她一个没了娘的傻子,周氏有什么理由针对自己呢?

不一会儿,春穗带着大夫进来,给云间月包扎好了脚。

“大夫,还要劳烦您瞧瞧三姐姐的痴病,方才秋儿瞧着三姐姐眼神清明了许多,不知是不是有所好转?”云婉秋满眼对姐姐的关怀,眼底却隐隐流出一丝紧张。

云间月眸光微凝,捕捉到了那丝紧张。

她为什么要紧张?是怕自己痴病好了么?

大夫施了一礼,正欲上前,忽然一个丫鬟小跑而来,口中叫道:“夫人,老爷下朝回来了,正朝这边走呢!”

周氏刚听了女儿的话,正眸子微眯,凝神留意着云间月的神色,被这丫鬟一叫,心里吓了一跳,一股恼意油然而生。

她横了那丫鬟一眼,道:“叫什么叫,一惊一乍的,还不快迎接老爷。”

周氏语气平淡,那丫鬟眸中却飞快划过惧色,点头如捣蒜道:“是,是,是奴婢不懂事,谢夫人教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