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游戏平台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风铃叮铛字数:2247更新时间:2018/12/5 10:25:19

夜,深如海。

巧夺天工的套房内,每一个角落都奢华至极,每一件摆设都价值连城。

半掩的窗子,初夏微凉的夜风吹了进来,象牙色的窗帘随之翩翩起舞,皎洁的夜光,洒了进来。

古罗马风格的大床上,隐隐可以看得到,人影交叠。

叶清歌眉心微蹙,紧闭着双眼。

她的体 内,有一股电流到处流窜,蔓延至四肢百骸。

男人滚 烫的唇,落在她的颈窝里,啃噬着她的脖颈,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她的体 内撕咬。

叶清歌再也忍不住了,一道一道暧昧的嘤咛声,不由自主,溢出她的口中。

这声音,对男人来说,就像是能吸人精魄的妖精,让他彻底失去了理智。

黑暗的房间内,欢 爱的气息,越来越浓。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的男人,终于肯放开她了。

叶清歌只觉得自己像是散了架一般,一点力气都没有,酸痛不已。

又过了一会,她侧头看着身边的男人,虽然看不清对方的面容,却能听得到他均匀的呼吸声。

睡着了。

叶清歌深吸了一口气,来不及多矫情失身后的感觉,她小心翼翼地坐起身,下了床,借着那微亮的月光,捡起被丢了一地的衣服,穿上,戴上帽子。

然后,离开。

外面的走廊内,铺着柔软名贵的地毯。

叶清歌无声来到电梯门口,按了电梯键,门打开,她走进去。

借着电梯内的镜子,叶清歌深吸了一口气,终于鼓足勇气看向自己。

镜子里的女孩,长着一张清瘦的瓜子脸,一双大大大的水眸,犹如仲夏夜的盈盈满月,美得让人不敢逼视。

可她看到的,只有自己泛红的脸颊。

眸底的水雾,在这一刻,终于聚拢,汇成泪滴,顺着脸脸颊,滚滚落了下来。

可是,她没有资格后悔。

只要能够救妈妈,她什么事情都愿意做。

医生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妈妈就只剩下一年的生命了。

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也亚博游戏网址失去妈妈,所以,她找到了在医院做高级护士的朋友,拿到了资料库里跟妈妈骨髓匹配的人的资料。

就是他,席墨枭。

人人都认识席墨枭,名下企业垄断全球的商业霸主,人称帝都的土皇帝。

这样的人,是不可能给妈妈捐赠骨髓的。

所以,她来到这座酒店上班,在男人的酒水里,放了药。

她要怀上男人的孩子,用孩子的命,来换妈妈的命。

她知道自己这样做……丧心病狂。

可是,她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个世界上,她只有妈妈这一个亲人了。

她亚博游戏网址眼睁睁看着妈妈离开。

只要能让妈妈痊愈,她什么都愿意做,就算是用自己的命去换妈妈的命,她也愿意。

电梯门在这时打开。

叶清歌出了电梯,压低帽檐,全程低着头,大步离开了帝国酒店。

外面,霓虹灯绚丽多彩。

这个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叶清歌站在酒店门口,轻抚着自己的小腹。

希望刚才那么多次,她能够怀上席墨枭的孩子。

八个月后。

Governor帝都分公司总裁办。

席墨枭垂眸翻看着手中的文件,如魔似魅的俊颜之上,没有一丝表情。

办公室内静悄悄的,男人修长的手指翻阅文件时发出的“沙沙”声,传进邢凡的耳朵里,他的心都跟着颤抖。

周身的气压,低沉得可怕。

邢凡忍不住又吞了口口水,张了张嘴,磕磕绊绊地说道,“总裁……人……还是没……”

没找到。

后面的话,邢凡终是没敢说出来。

总裁周身的戾气越来越深重了,他怕怕!

席墨枭闻言,俊颜之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他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在最后的签名处盖章,然后才缓缓抬起头,沉沉如铁的视线,落到了特助邢凡的身上。

只一眼,邢凡便双腿发软,险些站不稳。

他想要再说些什么,耳边已经响起了总裁凉凉的声音。

“八个月,连个女人都找不到。”

总裁语气淡淡,但话里的不满,邢凡一清二楚。

他连忙说道,“总裁,您……再给我一周的时间,我一定将那个大胆的女人给揪出来!”

席墨枭看着邢凡的视线又冷了冷,“否则?”

“否则……”邢凡吞了口口水,“否则,我给总裁您白干一年……不,两年!”

“一周。”席墨枭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便再没了下文。

可这两个字,却带给了邢凡无限的压力。

他连忙点头,“是,总裁。”

然后,邢凡又向席墨枭点了点头,出去了。

……

与此同时。

帝都西区一个老旧的小区内,叶清歌右手托着自己的大肚子,小心翼翼地蹲下,捡起落在地上的画稿。

怀孕八个月了,她没办法出去工作,只能在家里画漫画,靠这点收入,供妈妈的住院费,还有孩子生下来后,妈妈的手术费。

日子虽然辛苦,但她却充满了希望。

只要把孩子生下来,找到席墨枭,妈妈的骨髓,就有希望了。

一阵手机铃声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叶清歌捡起画稿放到桌子上,然后拿起一边的手机。

见是妈妈的主治医生打来的电话,她立刻接通。

手机放在耳边,里面的人说了什么……

叶清歌漆黑的瞳孔骤然放大,脸上的血色在一瞬间全部褪下,惨白如纸,晶莹的泪滴也在下一刻,顺着她惨白的脸颊,滚滚落了下来。

电话那端的人还在说些什么,叶清歌却一点都听不进去了。

“妈妈……妈妈……”她呼喊着,手一松,手机掉落在地,她猛地冲了出去。

到了医院。

叶清歌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妈妈的病房,泪水早已纷飞。

当看到病床上,妈妈被白布盖得严严实实的,那一刻,叶清歌的呼吸都没有了。

悲恸让她的身子和五脏六腑都在瑟瑟发抖。

“妈妈!”叶清歌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大步冲了上去,伏在妈妈的病床上,大哭了出来。

妈妈,你不要离开我……

妈妈……

忽的,小腹一痛,下 身有什么在往外涌。

叶清歌疼得蹙紧了眉心,耳边响起了医生震惊的声音。

“羊水破了,清歌,你的羊水破了!”

铛铛来袭,不一样的萌宝,请小可爱们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