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游戏平台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仨儿字数:2242更新时间:2018/6/8 16:03:24

不过是出来透口气。

不过稍微疏忽了一点。

昨晚整夜陪容和喝酒,便有些困了。

然后就被人从头顶上套下一个大麻袋,带到了这里。

奇耻大辱,他一个人曾经创过一打九的纪录,所以他容九的名号不是浪得虚名。

但是今天却栽了。

他被带到一个小黑屋子里,蒙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即便看不到,他仍然能够分析。

周围很安静,不是在闹市区。

凉风吹在他身上,看来这个屋子并不是密不透风,房子的材质可能不是钢筋水泥,有可能是木板什么搭起来的。

他坐的地上有些湿,摸了摸是草地。

综上所述,他基本上可以分析出来了。

这应该是某个郊外或者是山上的临时搭建的一个小房子。

分析完他所在的方位,再分析谁那么大的胆子,敢绑架他容玖?

陈宇鹤?

刘鹏飞?

娄永康?

他承认,他的敌人的确多了点,但是这些人应该没这么大的胆子。

忽然,他听到了外面传来了说话声。

两个男人的声音,还有一个女声?

“十姐,咱们把他怎么发落?要不就扔在这里,这里一般没人过来,过三天之后再报警,饿饿他。”

“我看,揍他一顿,这样的渣男就要狠揍。”

“不够,我要让他跟我姐姐诚心诚意地道歉,叩十个头,然后说自己有眼无珠,再打自己十个耳光,才可以!”

一个很年轻的女声,声音清脆,甚至可以用悦耳来形容。

基本上,容玖已经能断定。

不是绑票,不是勒索,好像是替某个人出气。

他容玖的确到处树敌,但是他的敌人中,没有这么幼稚的。

正在想着,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一个人走过来,将他的眼罩拿下来,他闭着眼片刻,让自己的眼睛逐渐适应光亮。

眼前站着三个人,两个年轻男人,中间是一个女人。

确切地说,应该说是女孩更准确。

二十岁左右的模样,圆脸,大眼睛,短发,黑色皮夹克蓝色牛仔裤,脚上一双白色的板鞋。

第一眼印象,不算顶级美女,但是有辨识度,特别是那双大眼睛,既灵动又有神采。

看衣着打扮,没有风尘气,又不像女学生。

不过她身边的两个年轻男人叫她十姐,很江湖的叫法。

拿掉了眼罩,邹十双才看清楚男人的脸。

能把她堂姐弄的不生不死的渣男,果然长的不赖。

这货怕是个混血儿吧,虽然眼睛是黑色的,但是五官很立体,他的鼻子长的真好看。

邹十双在洛杉矶的唐人街长大,也看多了老美的大鼻子,虽然山根高,但是太不秀气了,没眼前这个男人的鼻子好看。

他的眼睛也好看,深不见底的那种,让人有种纵身一跃奋不顾身的欲望。

“十姐。”见老大目不转睛看着肉票,棉花轻声喊了一句。

“啊。”邹十双回过神来,这男人果然妖孽,估计上辈子是狐狸精投胎的,善于迷惑人。

想起可怜的堂姐,她满腔怒意。

若不是堂姐在电话里哭哭啼啼,邹十双也不会放下在唐人街的一屁股事情从洛杉矶赶回来吧!

问题是,这么着急买不到经济舱,三个人坐头等舱回来的。

钱花的她肉疼。

最近钱不好挣,帐也收不回来,本来今天是要去收账的,已经谈好了,结果被堂姐一通电话给哭回来了。

十万美元,她拿百分之五的劳务费。

五千美元,白花花的雪花银啊!

都是眼前这个妖孽,邹十双走到他面前:“知道为什么把你抓到这里来么?”

容玖的眼神从她脸上轻轻滑过去,小孩子技俩,他怎么阴沟里翻了船?

一个渣男,还这么倨傲,看她不弄死他。

“你,认罪么?”邹十双用手里的伞尖戳他的胸口,但是没想到男人的反应奇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被反剪的手解开了,一把握住邹十双的伞,轻轻一拉,女孩就撞进了他的怀里。

砰!邹十双好像撞上了铁板一样,好痛!

她揉着自己的胸口,棉花和糖手忙脚乱地冲过来。

没错,邹十双的左膀右臂,名字叫做棉花,和糖。

“你,这个渣男!”邹十双喘匀了气。

这女孩一口一个渣男,看来和男女关系的问题有关。

他容玖,异性绝缘体,如果哪天他身边会出现女孩,整个容家大概会疯狂。

所以,这女孩认错人了。

把他认错了谁了?他低头看了下自己胸口的粉色胸花,其实不难分析。

今天是容和的婚礼,他们以为戴着胸花的就是新郎了,所以把他给绑了。

他们错认他是容和,而刚才女孩说容和欺负了她堂姐。

容和之前,的确有个女友,叫做邹茜茜,昨晚容和酩酊大醉也是为了她。

分析完毕,所有的一切都弄清楚了,容玖很并不打算和他们多做纠缠,作势要走。

邹十双一个健步拦在容玖的面前:“喂,你跑不了的!”

估计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都想笑吧!

刚才她还没察觉,现在站在男人的面前才知道,他们身高差距多少。

这渣男,至少有一米九吧,怎么高成这样?

男模身材,难怪堂姐被他迷的五迷三道的。

邹十双在打量容玖,容玖也在打量她。

扛把子?十姐?

什么黑老大身高不足一米六?也不过到容玖的胸口吧?

这样的身躯想拦住他?容玖随便伸手一拨就能将她拨开。

“你怎么不说话?”邹十双背着手,手里拿着绳子一步一步走近他。

棉花小声说:“十姐,怕不是个哑巴吧?”

“哑巴?跟我堂姐讲起情话的时候,不要太会讲!”邹十双一想起堂姐,就义愤填膺,干脆拔脚向容玖冲过去。

三个人将他包围住,应该能把他制服吧?

但是邹十双太天真了,她刚靠近容玖,一只手就被容玖给捏住了,他顺手拿过她手里的绳子,将她两只手都反扣起来,

动作一气呵成,不过用了十几秒钟。

棉花和糖和冲过来,先把邹十双推到一边,然后将她手上的那根长长的绳子,顺便把那两个人也绑了起来,三个人像烧腊店里被捆住的烧鹅一样,被捆成了一团。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怎么瞬间就从主动被成了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