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游戏平台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慕容夕字数:2310更新时间:2017/9/23 21:46:35

“嘿嘿,这小娘皮长的真不错,真是可惜了!”

“是啊,大哥,真的要杀?”

浑浑噩噩中,一个男子声音传入了慕容夕的耳畔。

她不是已经死了么?为什么还能听见声音?而且,她隐隐约约闻到一股股恶臭。

努力的睁开眼睛,慕容夕茫然的打量着四周,她的大脑实在无法消化面前的这一切景象。

她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堆死尸之间,这些死尸有的穿着古代侍卫的衣服,有的穿着黑色的夜行衣,罩着头脸。以自己的经验看这两拨人似乎死了时间不是很长。只是血腥味刺鼻,十分难闻。

而在她的不远处,五个身穿黑衣的男子正上下打量着自己。

这是哪里?

“大哥,这小娘们醒了,眼睛睁开看着更漂亮了。”见慕容夕醒来,刚才说话的黑衣人又一次开了口

“你们不舍得,那我亲自送她上路吧!”另一个黑衣人无奈道

慕容夕闻言双眸猛的一眯,鹰一般锐利的眼神扫向不远处的五人,问道,“你们是谁?我这是在哪里?”

“大爷的刀很快,小美人不要怕!”那个被称作大哥的黑衣人向着慕容夕走来。

“哦?”慕容夕美眸猛的一沉,眸中厉色闪过,在黑衣男子走到身边之际,倏的出手,在黑衣男子双臂麻穴上一点,单手扼住了黑衣男子的脖子“没听懂我的话吗?这里是哪里?你们又是谁?”

黑衣男子没想到刚才还柔弱不堪,吓的惊厥过去的绝色美人才一会儿的功夫就变成了绝世高手,一招制住了自己,眼中显出了惊愕惶恐,“小姐……小姐饶命,我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啊!”

慕容夕蹙眉,手腕轻轻用力,结果了面前的黑衣男子,随即眼眸扫向了剩余四人。

其余四人早已经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他们没想到刚才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美人竟然一招就杀了他们一帮人里身手最好的老大。

不过他们四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妈的,这娘们杀了大哥,咱们给大哥报仇啊!”最开始说话的那个黑衣人拿起身边的大刀挥舞起来。

慕容夕冷冷的看了来人一眼,就势按住来人持刀的左手,右脚对着他小腹只一脚,就将来人踢的跪倒在地,刀也顺势被慕容夕夺了过来。一左一右两刀就把后面跟上来的两人砍翻在地。

“是谁让你们来的?”慕容夕右脚踏在唯一活着的黑衣人胸口上,居高临下的问道。

黑衣人忍着胸口和腹部的剧痛,咬牙道:“我说了……你能饶了我吗?”

慕容夕冰冷的眸子扫过黑衣人,脚下用力:“说!”

“啊!!!是慕容家的二小姐让我们来的,给了我们老大一大笔钱,让我们毁了你的清白!”黑衣人吃痛的大叫着。

慕容夕眉头微蹙,随着黑衣人的话勾起了她脑海中残留着的原身的记忆。

随着这些记忆在慕容夕的脑中闪现,慕容夕发现

她……穿越了!!!

原来现在的她是慕容丞相家的嫡女慕容夕,因出生时,生母难产而死,所以被其父视作不祥之人,在府中不受重视。

原身性格懦弱,经常被父亲小妾和庶妹慕容秋欺负,却不敢言语。最近大金国皇帝轩辕非要选皇后了,有自己这个嫡女在,慕容秋这个庶女就没机会去参加选皇后。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才让慕容秋母女想了这么一出毒计来害自己吧。自己若是清白被毁,说不定会直接自杀,这样慕容秋就有机会去参选皇后了。

理清了脑中的记忆,慕容夕眸光一冷,右手轻轻一划,结束了最后一个黑衣人的性命。

短暂的沉默之后,慕容夕叹息了一声,没有想到执行任务意外死去的她竟然会穿越回古代。如今原身留下的烂摊子只能自己去替她收拾了。

慕容夕深吸一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在这里好好的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而现在想要好好活下去首先要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潜回丞相府,否则自己夜不归宿,这清白的名声就算是毁了。

想到这里,慕容夕从堆成小山的死尸中走下来,在茫茫夜色的掩盖之下,蹑手蹑脚的走向了丞相府的方向。

可让慕容夕没有意料到的是,这慕容丞相府居然不停的有士兵来回巡逻!

好在慕容夕有着前身的记忆,对府内道路熟悉,利用层层叠叠的回廊假山做掩护,很顺利的避过了那些巡逻的士兵。

不过慕容夕的身体素质比她前世差的太远了,走了这么长时间,她的双腿已经开始发软。

拧着眉心,慕容夕坚持着避过又一队巡逻的士兵,眼看就要进入内院了,忽然听到一道男子的厉喝声,“什么人!”

脚步一顿,慕容夕迅速闪身回到假山后面,却没想到终究是晚了一步,只见白光一闪,一个身材高大挺拔、剑眉星目的白衣男子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她面前。

眼前男子冰冷孤傲的眼睛静静的盯着自己,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冷厉,乌黑的头发用紫金冠束起,俊美的面庞却使人不得不恍然失神。

慕容夕不得不承认,在这一瞬间她被眼前的男人给惊艳到了。

“你是什么人?居然敢夜闯丞相府!”就在慕容夕晃神之际,男子忽然一个飞身上前,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男子控制住。

一惊之下,慕容夕反手在男子肘间轻轻一点,男子胳膊顿时一麻,手不由自主松了下来。慕容夕趁机一个转身脱出了男子的控制。

“你是什么人?” 男子见慕容夕竟然能从自己手中走脱,先是一愣,随即冷声喝问。

慕容夕压下心中的恐慌,反问道:“这里是我家,你又是什么人?”

在慕容夕的记忆里,丞相府里确实没有这么一个男子的存在。

男人眉头微蹙,蚀骨的眸光幽冷的扫过慕容夕,冰冷的声音散发着阵阵寒意“你家?”

感受到来自面前男人的巨大压迫感,慕容夕的面色微微一变,向着男子后面道:“爹,你来了。”

男子微微一怔,正要转头,就见面前女子一闪身消失在了夜色中。尽管他已经急忙出手向着女子抓去,却还是抓了个空,只拽下了女子身上的一枚玉佩。

男子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微微眯起,眸中带着三分冰冷的寒意,七分不为人知的玩味,多少年了,自己没有遇到过能从自己手里走掉的人了,还是个女人。

男子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十分玩味的弧度,随即大踏步向着丞相府大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