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游戏平台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陈小九字数:2601更新时间:2017/9/23 12:42:39

S国的夏天总是来的特别早,明明才进入四月份,天气就已经热到不行。

虽然国际机场的大厅里已经打足了冷气,可是还是让人感到格外的燥热。

迟曼曼转头看了看大屏幕上的显示时间,盘算着安博南的这趟班机差不多已经晚点了一个小时。

其实安博南不知道她今天会来接机,之前迟曼曼问他具体回来的时间,他总是说还没有确定下来,被追问了几次干脆就说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

迟曼曼一向是个急性子的姑娘,觉得与其遥遥无期地等他给惊喜,不如自己主动给安博南一个惊喜。为此她特意找了在机场工作的同学,提前查到了安博南的回国班机,还特意起了个大早,十分用心地穿衣打扮了一番。

三年了,安博南总算是学有所成,从国外训练归来,即将上任成为他们K城某区的公安局长。而她也终于可以结束这漫长的等待,和她的安博南好好在一起规划未来了。

广播里响起客机到站的通知,迟曼曼迅速理了理头发,满眼期待地朝出口处看去。

有推着大小行李箱的乘客们脚步匆匆地走过来,伴随着人们的问候声和拥抱,原本安静的等候区一时间无比热闹起来。

迟曼曼心中感慨而又雀跃,可眼看着出口处的人群渐渐散去,却迟迟没有见到她要等的人。

难道是她等错了班次?

掏出手机,正打算联系同学重新查一下飞机班次,突然一个清甜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博南,这儿!”

声音很是熟悉,迟曼曼连忙转过头去,就见她的大学同学景芙站在不远处,正朝一个男人笑盈盈地招手。而那个正迫不及待朝她张开双臂走过去叫做“博南”的人,可不就是迟曼曼正要等的安博南!?

许久不见,安博南比从前更加健壮了,一身正式的商务装,让他整个人显得格外的神采奕奕,总是记得他从前还是学生时的模样,难怪迟曼曼刚才一时没找到他。

下意识地就朝他走过去,可是还没走几步,就停住了。

安博南满眼期待地向朝他飞奔而去的景芙张开双臂,在她抱上来的时候低头就亲了过去。

上一次他们两人这个样子,还是在校园里,大晚上偷偷摸摸的很是不好意思,还从来没有像这样在人群中……

迟曼曼有些懵。

景芙也一副很是期待的模样,双手紧紧攀着安博南的肩膀,仰头回应着他。棕色微卷的长发在肩头晃来晃去,演绎着她的思念心切。

这样的公众场合,他们两还真是够热烈。

迟曼曼整张脸都烧了起来,浑身却是冰凉僵硬。

大约是特有的机警,安博南突然停下来,然后一转头,目光正对上不远处傻站着的迟曼曼。

陶醉的双眸中有一丝惊讶与慌乱,手立马就从景芙的腰肢上拿开了。

“曼曼……”

景芙也发现了她,“迟曼曼?”她的手还攀在安博南的肩头,脸上的羞意都还没有褪去。“这么巧?”她咧嘴一笑。

迟曼曼觉得那颗哇凉凉的心,有点翻腾。“你们……怎么……”她舌头有些不太利索。“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安博南的身体动了动,明显是想要走上前来解释什么,却被景芙继续攀着,“这么巧你来了,那就不用特意去找你了。”她勾着安博南的脖子,使他朝自己更加靠近一些,语气里满是娇嗔,“你不是早就说要跟她说清楚吗?怎么看样子她还不知道?”

“说清楚……什么?”迟曼曼忍不住主动朝上前走了几步。

其实这样的场景,她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安博南挣脱不开景芙,只稍稍站直了身体,“曼曼。”他皱皱眉,仿佛在思考,“其实我和景芙早就在一起了,怕你伤心,所以……”他看着她,眼神里闪过一丝嫌弃,“放手吧。”

呵,他竟然连分手都懒得说,直接要她放手。好像是她痴缠了他很久一样。

“为什么!?”迟曼曼一时间忍不住,伸手拉住安博南的胳膊,眼泪也很不争气地朝下滚,“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才刚回来,就说要跟我分手?

“什么为什么?”景芙一把将她推开,满眼嫌恶而嘲讽,“迟曼曼,这还用问吗?在我和你之间,是个男人,都知道怎么选择。”

看着迟曼曼泪涟涟而难以接受的模样,忍不住轻笑一声,“别看你在学校的时候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处处都比我们强,可又有什么用?到了社会上比的可是家世背景,像你这样没爹没妈的孩子,整天也只会和一群老弱病残混在一起,你能给博南什么样的前途?人要有自知之明,奉劝你,下次找对象,最好找个和你一样穷酸的才叫般配!”

“好了小芙!”安博南打断她,语气却是温温柔柔的,“你先去车上等我,我和她说清楚,马上就来。”

景芙用鼻子轻轻哼了声,有些不乐意地,“快点啊!我爸爸还等你一起吃饭呢!”说着斜了迟曼曼一眼,扭摆着腰肢朝外走去。

“你也看到了。”安博南满脸淡漠,“我已经和景芙在一起了,她爸爸是K市市长……所以我们不可能了。”

“K市市长?”迟曼曼重复了一遍,“这跟我们可不可能,有什么关系?”

安博南显然有些不耐烦,“没什么关系,就是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你明白吗?”

迟曼曼亚博游戏网址相信,和她在一起已经七年,她等了三年的安博南,竟然因为景芙是市长的女儿,而抛弃了她!

“明白!”嘴角扯出一个轻蔑的弧度,却充满了对眼前男人的失望,“K市大宛区公安分局局长,就是这个市长的功劳吧?”

她从前可是崇拜安博南,总以为他这几年在国外军队里参加特别训练,取得了什么了不得的成绩,竟然可以直接回来当上什么公安局长,却原来都是因为她找了景芙这个有背景的好对象。

安博南的眼睛不再看她,“你知道能调回K市,是个多难得的机会。”

果真如此,与市长家的女儿在一起,攀附上市长这样的老丈人,前途显然一片光明。

可迟曼曼还是忍不住,“安博南,你竟然是这种人!”

“迟曼曼!”安博南的脸色一沉,“人各有志。我希望你,能够平和看待这件事情,毕竟小芙她能给我的,你永远也给不了。”

她永远也给不了……

“人各有志?”她只觉得一腔怒火直往上窜,声音也忍不住大了起来,“我去尼玛的人各有志!”说着伸出手就要朝安博南脸上甩过去。

可是才刚举起来,就被安博南一把给拦住了。

安博南有过军队转业的训练,手上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迟曼曼顿时就觉得手腕处一阵生疼,好像骨头都快要被捏碎一般。

她气急,另一只手也随即想甩过去,可就在这个时候,安博南的手已经先一步落在了她的脸上。迟曼曼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阵金星,立马就感到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疼痛。

他竟然,打她?

“你够了迟曼曼!”安博南又一使劲,将她推搡到一边。她没来得及站稳,脚下一个踉跄,就栽倒在地上。

要是在平时,她还能稳住一些,可是今天为了接安博南,她特意穿了新买的细高跟凉鞋,此时摔倒在地上,脚腕也连带着被扭了一下。